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香華雲聚十方界,心地莊嚴遍馨香〜林貴幸的花藝供養

文◎李若茞   圖片提供◎林貴幸

  佛教中,花有清心香潔的象徵意義,佛經中也有記載供花功德。

  《佛為首迦長者說業報差別經》中說到香花供佛,能得十種功德:一、處世如花。二、身無臭穢。三、福香戒香,遍諸方所。四、隨所生處,鼻根不壞。五、超勝世間,為眾歸仰。六、身常香潔。七、愛樂正法,受持讀誦。八、具大福報。九、命終生天。十、速證涅槃。

  花供養,成為佛教文化中的一大特色,也成為佛教供養儀式中的要角。原始供花有三種形式,於法會時將蓮花瓣或花形紙片散灑於「花筥」之中,謂之「散花」;或於皿器中盛置鮮花或花瓣,供於佛前,稱為「皿花」或「堆花」;佛教傳入中國,盛行將花供奉於瓶中,即為「瓶供」。除此,因日本遣唐使的因緣,使得供花藝術傳入日本之後,融合了當地文化,發展出「花道」的多種流派,成為日本一門獨到的傳統藝術美學。

花藝,是遠方的呼喚

  前台中市中華花藝推廣協會理事長林貴幸,深入鑽研花藝數十年。孩提時期,母親常於閒時在客廳中插花,花就是伴隨著她成長的重要元素。因母親受日本教育,也是小原流花藝教師,家中常有學生來向母親學習。年少的貴幸,常穿梭其中,為母親整理花材,對於花形的感受也不自覺地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。有一次,母親想教授她插花技巧,以為漫不經心的她絕對無法完成,沒想到,她一下就完成了。這讓母親非常驚訝,也覺得她有花藝師的天賦。

  然而,就像是品味電影中的重要配樂,隨著劇情高潮迭起,卻在偶然生命中的某個轉折片刻不斷跳出,在心中餘韻迴盪不已。自小功課優秀的她,高中起就獨自北上就學,讀的是一流的女中,大學也是一流大學的法律系,那時的她,一直以為會就此走上人人欣羨的輝煌道路,哪知卻因為戀愛結婚回歸了家庭。那時的她,看著同學考上司法官,自己卻在家庭之中盤旋,感觸不已。然而,暮然想起的卻是那個迴盪在心中的聲音,插花,這是她自小到大一直陪伴著的興趣啊!如今,她可以全然地專心修整一盆花,如同梳理內心被遺忘已久的渴望。

  有著法律人的條理與邏輯,也有著藝術家的感性與細膩,再加上從小對花的不解之緣,她奮力用自身的花藝反芻對生命與事物的想法。從母親的小原流花藝,到接觸了中華花藝,近年更到國外進修花藝造型設計,並嘗試與各種領域的藝術結合,讓插花,不只是一個獨立靜態的概念,更加入展演的想法,讓花有了更多表達的可能性。她在花藝領域裡,像是一尾魚,有著溯源的原始本能,時節到了,聽到呼喚的鼓聲,便要在浪濤浮沉中奮力地湧入。

用花藝與慈光山結緣

  相較於傳統插花比較偏重個人的獨立思考與完成,林貴幸在自己插花的同時,也從事花藝教學。因其紮實的教學理論與實務,吸引許多跟隨她插花的學生聚集;也因為花,認識了她接觸佛學的重要善知識——王雪惠,亦是她親近慈光山的重要橋樑。

  平日擔任檢察官的雪惠,是親近山上多年的發心居士,護持山上數十年,歷經人生中許多重要的關卡與考驗。山上師父接引她深入佛法,轉變她對生命的看法,從年輕到現在,也陪伴者慈光山初期的刻苦到如今的樣貌,她戲稱與山上有所謂的革命情感。因為山上舉辦法會,需用插花來莊嚴壇場,她便義不容辭,接下任務後卻發現光靠自己的手藝與眼界,無法變化出動人的畫面;於是,她便向林老師求教。

  沒想到,如此因緣,成為林老師與其花藝團隊與慈光山親近的重要契機點。慈光山的許多重大法會,常於埔里覺華園舉辦,因為壇場大,需要幫忙佈置的人手也要多,林老師與雪惠便號召了一群花藝界的老師與朋友一起來協助。好幾年的「水懺法會」、「盂蘭盆法會」,都有一群來自各方的花藝協會的設計師與學生聚集,由林老師與雪惠帶領共同莊嚴壇場,這也成為各方花藝師互相交流技藝與情感的重要平台,甚至培養出團隊合作的絕佳默契,往往由老師設計好佈置草圖,用麥克風指揮,雪惠與淑桂擔任助手,加上一群默契絕佳的團隊,合作無間地完成一次又一次的壇場花藝設計。

  一般插花受空間與人力的限制,常常只能在小範圍獨立發揮,花藝師們很珍惜有插大型花的經驗,也體會到山上法師們的親切與溫暖,給她們很大的發揮空間。往往每年法會,就可以看見他們不辭辛勞前往擔任免費插花義工,甚至還供養所有的佈置花材費用。此情此景,是山上一處動人的人文風景。

覺華桂花香

  覺華園,是這一群花藝設計師共同的溫暖回憶,培養出緊密的情感。林老師珍惜這一群因花結緣的朋友,也許他們有些人沒有宗教的信仰,但是卻因為花藝佈置的因緣而踏入道場,成就一方海會雲集;淑桂居士,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淑桂因為來山上插花而學佛,甚至皈依佛教,並且在生命中的晚年,決定以佛教儀式完成最終的告別。在她癌症末期,這群插花的同行善友,為了完成淑桂最後的心願,民國98年的浴佛法會,林老師與雪惠拜託山上可以讓他們承領法會的花藝佈置,只因淑桂的心願,想在生前再一起重溫覺華園插花時的情景。那一年,林老師便為淑桂設計了一個主題——圓,用藤蔓鐵絲重重纏繞著一個圓,紀念她們因為花藝而相聚相守的因緣,一圓淑桂的夢。

  民國100年,淑桂滿願地離開人世,閉眼之際,腦海中還印現著覺華園的三尊莊嚴大佛。多年過去,覺華園的大佛,仍慈眉俯視眾生,這一群穿梭其中佈置壇場的花藝師們,仍不時想起這位共同的夥伴,有時在佈置過程中遇到問題與困難,還會說:「淑桂,妳趕快來幫忙。」彷彿,覺華園中還有著淑桂穿梭的身影;她們因花而雲聚,馨香餘韻卻永常存。

器露展風華

  相較於傳統花藝只侷限於花材與展現,林貴幸精進在創作上力求突破。2016年於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的雅堂館,她帶領一百一十一位資深的花藝老師,舉辦了一場中華花藝大型的展演,整個展場分為六區,以「一花一世界、一葉一乾坤」的概念起心於性靈,糾合植物的特性,呈現花木生命之美,讓花藝家運用各種不同器物媒材呈現花藝作品。

  其中,老師的大作「器露風華」,為此次的主場設計,跳脫了所謂花器的概念,將花器喻為「華屋或精舍」,象徵花藝插作的大地,並與鏽蝕藝術家吳極的「鉛華隱」作品搭配,利用銅板與化學藥劑,產生雪花斑駁之感的巨型鏽蝕作品為背景,用花藝感性鋪陳這六十多年來對於花藝與生命的心境轉換。舞臺左方利用烏桕與番石枝,以及枯木、雪英文心蘭,來象徵生命裡的喜怒哀樂、起承轉合;生命的閱歷層層疊疊,就以包裹著象徵熱情生命力的紅色鶴蕉,逐漸過渡到舞台右方,以一株枯幹的淡泊與寧靜收尾,這也是多年來從花藝中悟道的心情。

  走過六十幾個年頭,從母親客廳的一盆花開始,到如今成為一名小原流與中華花藝的資深老師,也擔任許多花藝協會的重要職務,老師總是謙遜地覺得自己還有更多需要突破的,那是一條牽引著她生命不斷往前的線頭。一朵花就是一個微妙世界,她用花來反照自心,並閱讀人生。

一生的突破與修行

  年逾六旬,對花藝的熱情不減。剛從荷蘭進修花藝設計回來,期許自己在原有的花藝基礎上,能有更多造型、色彩與思想上的突破,然而這些東西,也必須從文學、哲學與生命閱歷上去思考與累積。某次的道場花藝佈置,她有別於以往以花為主角,用一面面雙面鏡子懸吊其中,她想要表現華嚴世界的重重無盡,萬法皆是周遍圓融緣起無礙的概念。鏡子的光影互攝互入,雖然沒有看見花,卻讓反照佇足的人,映照出內心之花,也照見那個清淨的彼岸;這就是她想要表達的。她總是謙遜自己佛經讀的不多,但是卻因為花,讓她與佛法更靠近。

  林老師也喜歡時尚、前衛的表現形式,結合裝置藝術的概念,常與異材質結合且色彩對比強烈,卻又能將之融合得很好。這樣的概念,也啟發她跳脫出傳統壇場花藝佈置的侷限性。某一年的法會,老師運用唐棉與銅絲串垂,懸於大佛之間,營造出若隱若現的簾幕之景,讓人有著想一窺佛法奧秘之感。民國103年,更用紅、黃、藍三色木框,置放於法台上,整體感覺前衛又和諧,給人耳目一新。老和尚圓寂二十週年的法會,以大型盆花、垂柳、蝴蝶蘭佈置,在花器的處理與思考上,噴上石頭漆呈現斑剝歲月的感覺,樸素卻顯有大器。104年的盂蘭盆法會,更用義大利進口紙花與立體方框,置放在千手觀音兩側。

  老師總是大膽嘗試創新,卻又能巧妙和諧,那麼多年來,山上的師父常給林老師很大的發揮空間,甚少指定過什麼題目,總是讓她放心地發揮。然,在921大地震的隔年,台灣沉浸於哀痛之中,慈光山所屬的文殊院也因靠近震央而崩毀,須面臨重建的命運,師父給了她一句話——「不倒的蓮花」,期待她用花藝來撫慰眾生,並期許大眾能在困境之中,走出一條希望之路。

  生命的漫漫長河中,林貴幸也在每一次的花藝佈展領悟到這句話的意義,不斷地在花藝與佛法的觀照中自我精進,即使難行也要能行,如同不倒的蓮花。原本銳稜不服輸的個性,一次又一次呼喚起清明的覺知,因此變得慈悲柔軟,甚至用花藝雲聚一群志同道合的花藝團隊,交織彼此的生命一起提攜向上,凝成一股莊嚴的馨香。

  二十多年前,林老師與慈光山因花藝結緣,從花藝中照見一條屬於自己的修行之路;至今,她一次又一次地,用精湛的花藝,供養眾生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