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臺灣行點滴〜那片海

文◎魏偉

  曹操在北征烏桓途中路經碣石山,寫下《觀滄海》:「東臨碣石,以觀滄海。水何澹澹,山島竦峙。樹木叢生,百草豐茂。秋風蕭瑟,洪波湧起。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。星漢燦爛,若出其裡。幸甚至哉,歌以詠志。」

  打小就愛看《三國演義》,所以一直堅信,喜歡看海的人必定具備大胸襟。曹操固然屬奸雄,觀過同一片海的秦皇、漢武也各有各的黑白灰,但無可置疑的是,他們都胸懷天下。

  大願師父也喜歡看海,墾丁海邊的那個清晨,他的眼光就像倒映出的那片海一般純淨。

  師父說,他學生時期最喜歡和同學一起到海邊遊玩,在海灘上嬉戲,在浪潮中追逐……;那一刻,那片海泛起歡快的浪花。

  師父又說,他出家前每每遇到心中起煩惱,便騎車到海邊,獨坐在岩石上……;那一刻,那片海隱約醞釀著大潮。

  師父還說,他出家後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這樣靠近海邊,無拘無束地走在海灘……;那一刻,那片海退回空寂的海岸線。

  那片海千變萬化。

  可,是那片海在變?還只是浪花、潮水在變?剛剛那朵浪花、那片潮水去到哪裡了?下一朵浪花、一片潮水又將從哪裡來?而一片潮水中開著幾朵浪花?一朵浪花中又含著幾粒水珠?

  各自體味過各自的那片海,一行人又踩著師父的腳印,在海灘上來回走了一段路。師父說,該回酒店吃早飯了。

  是啊,無論眼面前是怎樣的變幻莫測,或者不可思議,該吃早飯就得吃早飯。

  走出海灘。回頭。遠遠的,那片海又變得寧靜。我猜想,在那一望無盡、遙不可及的海洋深處,一定有顆不變的海洋之心。

  離境安檢時,海關沒收了我在那片海邊撿的幾顆小石頭,是那天清晨我與那片海遊戲中的戰利品。還好,無形的東西誰也拿不走,比如心中的那片海、看海的那些人,還有那顆或許永遠也尋不著的海洋之心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