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佛子童心〜千江有水千江月(二)

文、圖◎連寶猜

  朝聖者為了圓追索佛陀足跡的夢,背著簡單行囊走遍了尼泊爾、印度。進入尼泊爾境內,抵達佛陀出生地的藍毗尼園。相傳,摩耶夫人在無憂樹下產下悉達多太子,這花園充滿可愛甜蜜的喜悅感!旋即旅人又進入印度國境,參觀牧養女獻牛奶供佛的尼蓮河畔蘇加達村,對悉達多證道前的人生境界有叧種層次了悟。

  旅人來到佛陀成道的菩提伽耶,穿梭在舍利塔、菩提樹下金剛座,沉思良久。他到達佛陀初轉法輪的鹿野苑,這是釋迦牟尼佛為五比丘說法之地。他看到最能代表孔雀王朝建築的阿育王石柱,並直下王舍城的靈鷲山,迦蘭陀竹園佛陀講經之地。

  朝聖者參觀殘破不堪的那爛陀大學遺跡,這在六丶七世紀佛教鼎盛時期活躍的學術重地,唐玄奘大師受學於此,在十二世紀被入侵的回教軍隊縱火夷為平地,只能在小博物館望著殘缺的雕像拼湊著佛教興盛時期的記憶。

  他在佛陀涅槃的拘尸那迦徘徊甚久,並到存放佛陀舍利的毗舍里,印證生生滅滅無常的人生,腦海迴盪著佛陀最後的教誨:「以戒為師,要努力精進,不可放逸。」

  朝聖者的心很憂苦,深褐色臉龐焦慮的眼神,化身各種年齡的推銷者、乞丐,在各個聖地對旅人肆無忌憚,貪婪的嘴巴用流暢的英文不停訴說要求對佛陀祭壇的捐獻、生活艱辛的巨額贊助、終生學費的幫忙⋯⋯。走在大街小巷,有錢人穿金戴玉,貧窮人露宿街頭,以公共廁所為廚房、浴室,毫無節制地生育,三、四歲幼齡的孩童像蘇聯套娃,閃燦精明求生的眼神,不停圍向觀光客推銷各種粗糙的紀念品,像極無頭蒼蠅,驅之不散,揮之不去。

  世襲的種姓制度,日益擴大貧富懸殊,加上嚴重的宗教政治衝突,此起彼落的爆炸、流血事件不斷。印度教公然將佛教納入印度教,宣說佛陀是其主神濕婆神的第五化身,所有聖地皆由祭師接管,這更震撼他惴惴不安的心扉。

  朝聖者一向習慣茹素、誦經,平靜過活。在佛陀的國度,他的心滴著血,尤其在瓦拉那西,早晨的恆河,桃紅色的印度廟每天為千萬個神祇慶生,播放著吵雜的聖樂。這印度教稱為永恆之河的水域,有成千成萬的信眾夜以繼日湧入,不管是重病者,亦或精神、肉體犯罪者,相傳只要來此沐浴,即能洗滌全身的罪惡,眾生在此刷牙洗澡,提水煮飯。有錢的亡者在河畔焚屍,骨灰倒入河中;貧困的亡者直接推入水域餵魚。居民直接將水裝入銅器帶回家飲用,小販則強力向觀光客促銷小銅器裝的恆河之水,宣稱可以「消除罪惡,來世得以永生」。

  朝聖者有著強烈荒謬感的哀憫,他繼續不停地旅行,不停地誦經,為了內心的平衡,為了制止憐憫的淚水。直到有一天,他來到德干高原,阿姜達佛窟。

  那尊迎向東方的大佛,在清晨旭日初昇中,滿臉充滿法喜慈愛的光輝,宛若純潔的和平鴿,在千萬人期盼下,像千江水、千江月滋潤人們的心靈。朝聖者終於明白,走過千山萬水,遇到大風大浪,所謂的佛法,是在內心的坦蕩,心中的一片淨土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