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觀李真的「『世』~一場自願非願的遊浮」

文◎張碧員

  知道李真,是在三年前參觀桃園地景藝術節時,場地在海軍桃園基地(前海軍航空指揮部),其實就是個飛機場,由於佔地極大,烈日下走得很累;他的作品放在最後,主要都是佛菩薩的雕像。李真的佛菩薩都有著豐滿的身形,像是直接承襲盛唐時代雍容華貴的造像風格,再繼續充氣飽滿,本該如氣球般漂了起來,通體的黑色又把它再壓了下來。就在這種一切矛盾達到相當均衡時,一種屬於他所獨有的美感就這麼出來了。雖然遠遠脫離一般熟知、望而生敬的傳統佛像,但觀之猶如置身無憂國土般的彌陀世界。如此精準到位,如此風格獨特,讓人先是眼睛一亮,接著好久未曾有過的一股強大美感直鑽而入,鋪滿心底,我駐足良久,相見恨晚,不忍離去。

人間世與眾生相

  知道李真是有點晚了,據說他2011年在台北中正紀念堂民主大道及兩廳院藝文廣場上的個展「大氣」,展出作品的完整度、數量及雕塑尺寸,都是亞洲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雕塑個展,可以想見觀者駐足現場時,四周環繞其作品的壯闊氣勢。唉!可惜未能躬逢,只能「可以想見」了!

  八月下旬,偶然得知李真的「『世』~一場自願非願的遊浮」,正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。近兩個月的展期,已是最後幾天了,懷著欣喜與僥倖,當天就奔向展場。

  才到了館前廣場,就看到幾尊巨大的雕像佇立,除了幾件和之前地景藝術節看到的同一風格,其他幾件已不再是圓潤飽滿的佛與小童造像,而是材質與形態極大不同的眾生相。例如看似擋在入口處巨大的「站立的靈魂」,是用炭化木材如織錦般地細密構成,體內餘燼未滅,青煙裊裊;或是一個人擁有多副面孔的「善變」;以及表情似笑非笑、欲拒還迎,可輕易塑型,像是為了生活,逢迎諂媚而失去重心的橡皮人……。

  如果生命的歷程是一條求道之途,兒童形態的雕像是起點,佛菩薩則是終點。若將此道途視為一個循環的話,終點與起點一旦再次連貫(細究或許還有個中陰過度階段),實則也就是一點。

高貴的不完美

  在我看來,李真此次的「『世』~一場自願非願的遊浮」展覽,欲展現的就是「無憂國土」之外,道途中的人間世與眾生相。原本創作佛菩薩像非常獨特且有了相當成就的李真,終究還是得回到人間。五濁惡「世」,充滿著執愛與無奈,欲望與妥協,本就是混合著無數「願與非願」的一場戲夢。然而,煩惱即菩提,不知苦,如何離苦?不走過這遭,如何到達彼岸?

  菩薩自覺地活在世間的相對真理與究竟實相之間,終究要回到人間,藉由創造力的遊戲神通,將佛性的智慧、力量、願力、慈悲,落實與顯化於人間。創作者李真,此刻也像從無憂國土中走出來的菩薩,註定要回到人世,關懷眾生,也是檢視自己。就像羅布.普瑞斯(Rob Preece)在《榮格與密宗的29個覺》一書中說的:「當我們覺得痛苦、掙扎時,那樣的時刻就是『光』透過來的裂縫,這是『高貴的不完美』。人的弱點和缺陷,包含了萌發智慧、美、愛和慈悲心的潛能,就像牡蠣體內的砂質最後竟會變成珍珠一樣。」

隱身的觀賞者

  這次展出,室內幾乎黑暗,僅有的光線完全投射在作品上,或許是希望觀者能夠心無旁騖地欣賞,畢竟每件作品的意象,或是材質的表達,都值得細細觀賞。此外,隱身於黑暗中的觀賞者,更能將自身抽離現場,透過光的裂縫,旁觀世間的苦難。

  此次的觀看心得,也讓我認知,作為一位現代的造型藝術家,已經不只關心著重在雕塑的本體,他們更會注意作品與環境氛圍產生的關係,也會癖愛玩弄:視覺的輕與重、色與無色、體積的大與小、材質的硬與軟、肌理的粗糙與平滑……,各種對比元素的相互拉扯與撞擊,達到一種極盡精微的平衡。這樣虛與實的對應與對話關係,本脫離不了傳統的陰陽觀,卻又在現代藝術與技術的表現上,更加擴大且精細地來操作。

不想被定位為佛教藝術家

  離場前觀看這次展出的紀錄片,方知藝術家的認真令人讚歎,從展出的前一年就來丈量場地,考量動線、規劃作品,達到一定的精準。作品的選材,嘗試與不斷試煉各種材質的表現……,乃至於佈展時,各個作品的定位,居然還能考慮觀者與其自拍的角度,不禁佩服李真鉅細靡遺的自我要求,也讓人大歎,現代的藝術家,把觀賞者也納入創作之中了!平常一個展覽,作者展出了許多作品,但像李真這次的展覽,固然也是內容豐富,但他每一個細節的規劃,每一個作品之間的流動,乃至各個展間的串聯,全能完整一氣,毋寧說,整個展覽就是一件作品。

  本想採訪李真,被他以「不想被定位為佛教藝術家」為由婉拒,走筆至此,也覺得他拒絕得好,我怎麼看,怎麼寫,還都是佛法,哈哈!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