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念佛外一章

文◎覺一

  「念佛時,心中憶念著佛,則意業清淨;口中念著佛,則口業清淨;手中拿108顆佛珠,念佛一聲,即掐念珠一顆,則身業清淨。如此循環不息,就能使身、口、意三業清淨。」(聖開導師《法雨繽紛》第一集)

  身、口、意清淨,心中繫念著阿彌陀佛,宛如將自己轉化成與佛相應的磁性,雖然尚未往生,三業清淨了,心即在淨土。

之一  徒步篇

  年過半百,突發環島徒步奇想,於是開始試走,並評估體能及腳力,最後規劃以鐵路車站為銜接點的環島;全台共分若干段,採不定期方式出門,逐段完成。

  有興趣的朋友很多,實地挑戰只剩老友與我,其他人考慮中暑、空污、體能等問題打了退堂鼓,並柔性勸導我們應以安全為重,不要冒然出發。

  狀況果然沿路出現,卻意外地激發生命無比韌性,就在某日難熬的豔陽下,我發現若配合腳步專注念佛,每日二十五公里的徒步,彷彿就能瞬間而過。

  《佛遺教經》上云:「制心一處,無事不辦。」和同伴分享這項經驗,他也試著四步一佛號挺進,常苦於腳底水泡的他,更感受只要一心念佛,刺痛像被按下休止鍵,往往到達目的地後,才驀然驚醒。

  《聖嚴法師教淨土法門》書中曾說:「經行時,要把重心點放在兩個地方,一個是自己念佛的聲音,另一個是自己的腳,這時你全身上下都連貫起來,都在念佛,你的身體、你的口、你的意,三業都在念佛,實際上就是在修『念佛三昧』。」

  「念佛三昧」對我們似乎遙不可及,但身、口、意專注佛號後,的確不會注意南部夏日柏油路面是軟的,也不會留意身體不適,每當感到清涼時刻,往往已近黃昏。

  徒步過程遇到不少問題和挫折,總有不相識的善心菩薩適時出現打氣或幫忙,例如台南阿伯騎車緊隨在後,只為了確定將我們送出迷路區;屏東阿嬤騎車硬送菠蘿麵包;南迴公路隧道工程師提供援助緊急電話備用;其他不絕如縷地停車詢問,每個小動作都讓人深受感動。未接觸佛法的同伴,隨著沿路溫馨插曲,心有所感,更是虔心念佛,走完全程。

  完成環島,在台東有緣造訪大潔法師,談及徒步念佛易專注,平日念佛卻妄想紛飛的問題。法師請我們凝視前面柱子說:「當我們專注某項事物(如柱子或讀經、念佛等),自然會有妄想接連跑出來,這時只要覺察它就好,不要去打壓它。這些無明產生的妄想,透視它就會發現連同我們專注的事物,都有著空性本質。我們讓專注和妄想並存無妨,也可以把它們觀想成整體的『一』而不是拆開的『二』,甚至也可將它視為一種藝術。雖然妄想是不完美部分,但透過不間斷地練習,是可以讓不完美部分(妄想)逐步縮減。」

  離去時,大潔法師特別叮嚀:「打坐時,念佛或數息都可以,身體要放鬆,在鬆的狀態下,才能更專注,更進入狀況。緊、鬆的平衡點拿捏很重要,急著放鬆也是緊,練習和掌握放鬆技巧後,在不打坐時,生活中也自然能運用到放鬆,身心就容易自在。」

  環島過程,阿彌陀佛像一位慈父,精心安排諸多菩薩及善知識,讓我們學習與成長。在大潔法師話語中,歷經一年半徒步環島,劃下最圓滿的句點。

  當然,心中明白,這句點並非終局,而是揭開生命另一章節的學習序幕。

之二  老人篇

  「念佛要一心專注於佛號,使正念不斷、淨念相繼,而且要觀想所有的環境、所有的人、所有的物,都是阿彌陀佛,覺得處處都是阿彌陀佛。」(《聖嚴法師教淨土法門》)

  921地震後,大惪師父發願每週到南投仁愛之家帶老人們念佛,轉眼間十餘載,過程中有新加入長者,亦有陸續往生者,師父只期望大家都能契入念佛,順利到西方淨土。

  兩年前,初見大惪師父在仁愛之家念佛,當時他全身是病,背著尿袋、膝蓋疼痛難行、肺部開過五公分腫瘤、心臟裝七支支架、頸部疼痛難轉、眼睛也開過刀。師父對老人們說,自己心中念佛,更存感恩,因為每個器官疼痛,就是過去曾造的業,如今一項項來討。身體病痛不堪,卻心生歡喜,只希望虔心念佛,有生之年還清過去所積欠的,順利到阿彌陀佛西方淨土。

  老人念佛,林林總總,有虔敬行者、有隨喜參加,亦有例行參與領餅乾者。印象最深的是一位九十歲阿嬤,她總安詳地合掌念佛,聽佛教故事時容顏歡喜,眼眸綻放光芒,令人動容,而她於過年前平靜往生。

  大惪師父近來發現老人家習氣使然,屢有心情不悅時候,連續幾週都講述與「瞋心」有關的佛教故事,勸老人家們安下心念佛。

  聖開導師於《癡花鬘白話故事》中曾述:「世間凡夫眾生,往往因為一時的不快,意氣用事,大發瞋恚,想要氣惱對方,結果他人未受傷害,自己反而因怒火中燒,損傷了身體,焚毀一切善法。」

  例如有位阿婆發言抱怨隔壁床,打呼聲讓她徹夜難眠,師父教她觀想對方的打呼為念佛聲,只要轉個念,配合節奏隨同她念佛就好。唯阿婆無法理解,打呼聲怎會是念佛聲?瞋心未息,提早離席。

  貪、瞋、癡三心過重,聯結著三惡道,尤以瞋心通達地獄最為嚴重,所以大惪師父屢次強調,平日不可常生氣,若養成生氣習慣,往生剎那瞋心就易生起,原本要到淨土的,瞬間卻掉入地獄。

  佛在《無量壽經》曾云:「汝等於是廣殖德本,布恩施慧,勿犯道禁。忍辱精進,一心智慧。轉相教化,為德立善。正心正意,齋戒清淨,一日一夜,勝在無量壽國為善百歲。所以者何?彼佛國土,無為自然,皆積眾善,無毛髮之惡。於此修善,十日十夜,勝於他方諸佛國中為善千歲。所以者何?他方佛國,為善者多,為惡者少,福德自然,無造惡之地。」

  老人家僅是遇到睡覺打呼瑣事,而我們家庭或工作中屢生煩惱大事,佛說在人世間只要能正心正意,修清淨戒,一日一夜,勝過無量壽國修善百年;修十日十夜,勝於他方諸佛國修善千年,可見我們生存的五濁惡世環境,只要肯勤修戒、定、慧,一定會有所效果。

  幾年前,台灣夜鷹選擇南投中興新村定居,三更半夜,總是飛到鄰居屋頂一唱一和,牠們聲音嘈雜而響亮,比鬧鐘更易使人驚醒。失眠中常生瞋心,當時巧讀《聖嚴法師教淨土法門》書,心有所感,練習將周遭境況融入佛號,不分環境、人、物,全數觀想成阿彌陀佛化身,配合節奏念佛。

  佛在《阿彌陀經》說:「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,白鵠、孔雀、鸚鵡、舍利、迦陵頻伽、共命之鳥。是諸眾鳥,晝夜六時出和雅音,其音演暢五根、五力、七菩提分、八聖道分如是等法。其土眾生聞是音已,皆悉念佛、念法、念僧……,是諸眾鳥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。」

  轉念後,全新思惟油然而生,台灣夜鷹原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,鐵定是發現我白天偷懶沒念佛,於靜夜中特別來提醒。再觀想鳴叫是法器磬聲,配合牠的節奏念佛,一個多小時後,鷹兒滿意地飛走了;晚課完畢,我再度甜美入眠。

  能轉念是幸福的人,因為換了角度後,往往會見到令人驚喜的一面。譬如有朋友家人往生而深感悲痛,因為「生、老、病、死」觀念使然,讓人感受生命的無常且悲哀,但若轉個角度呢?改成「老、病、死、生」,「生」是生往西方淨土,這樣感覺死亡就不是那麼可怕,而是充滿無限希望與祝福。

  過去祖師大德常叮嚀我們,念佛的念,是「念」而不是「唸」,用「現在心」來念,不是用過去心,也不是用未來心。念佛當下,心和阿彌陀佛緊緊相繫。如何繫住?就如心中惦念著家人,沒有刻意去想他,念頭卻始終在心中掛著、懸著,這就是繫住。念佛要在心裡念著、繫住,並不是嘴巴念阿彌陀佛,心裡卻繫住股票或其他,那是念股票或念其他,不是念佛。

之三  淨心之要  無如念佛

  某日,在日月潭玄奘寺凝望幽美湖光山色,耳畔傳來清新悅耳念佛樂曲,引言令人驚喜,原來是清代淨土宗十二祖《徹悟禪師語錄》一段話:「一切法門,以明心為要。一切行門,以淨心為要。然則明心之要,無如念佛,憶佛念佛,現前當來必定見佛。不假方便,自得心開。淨心之要,亦無如念佛,一念相應一念佛,念念相應念念佛。佛號投於亂心,亂心不得不佛。但願諸上善人,真為生死,發菩提心,以深信願,持佛名號。」

  也願同參道友及諸上善人,真為生死,發菩提心,以深信願,持佛名號,精進不懈,同往西方淨土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