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春遊普陀山

文、攝影◎徐偉

  前些時看了克里斯多福.諾蘭執導的「敦克爾克大行動」,故事背景為二次大戰時,德國軍隊瓦解法國馬其諾防線後包抄英、法盟軍,盟軍撤至敦克爾克(法國東北部靠近比利時的港口)後,展開大規模的撤退行動。過程中,英國皇家空軍與德國空軍爆發了激烈的空戰,最終英國仍得動員各種大小船隻,將三十餘萬士兵撤離歐陸。

  看完電影,想起了兩年前參訪普陀山時經過的舟山島。1950年,國共戰爭的最後階段,國軍於3日內將十二萬餘國軍及約2萬當地居民從舟山群島秘密撤退至台灣,期間更發生了異常慘烈的登步島戰役。這是國共戰爭的最後戰役,也是冷戰前中國版圖一分為二的最終撕裂點。

  然而,要不是我父親是隨軍來台的老兵,也是1950年舟山大撤退時的其中一員,我對舟山這地方或許不會那麼有感。自小,父親和戰友們的話題總是話說當年,濃重的方言中,經常跳出「舟山群島」或「登步島」⋯⋯等名詞。因為戰事已遠,我們這些戰後出生的孩子,從來沒關心大人們一再重複說的內容,自然也不知道觀音道場近在咫尺,卻依然發生如此驚天動地的修羅戰事。

  儘管如此,巴士離開寧波櫟社國際機場,直奔舟山,穿過幾個跨海大橋,眼前的舟山,就像中國其他的城鎮,正努力開發,迎向現代,已然不見一絲戰場氛圍。我不禁念想,如果父親還在,是否也會想要重遊此地?又或者當時包括在戰區內的普陀山島,是否也是一片緊張與肅殺?而普陀山又有多少僧侶隨軍隊來台?據悉,煮雲法師、真華法師都是當時隨軍來台。

  普陀山,是舟山群島中的一個小島,此次行程,專訪普陀山,我們沒在舟山市停留,巴士直達朱家尖碼頭,然後登船到普陀山,奔波至此,夜已低垂,借宿隱秀講院。(所謂講院或講寺,指的是講經說法的寺院。)

  普陀山,是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一,是觀音菩薩的道場,島上大小寺廟眾多。據說唐代時,日僧慧鍔法師從山西五台山顯通寺迎請了一尊觀世音菩薩聖像,想要帶回日本供奉,舟行普陀山外海時,強風巨浪,船身顛簸,幾近翻覆,法師只好祈問觀音菩薩,如果菩薩想安住於此,便上岸安置。怎奈方才語畢,海面頓時平靜,法師只得將菩薩金身安奉在普陀山張姓居民家結舍供奉。到了五代的梁朝,更在張氏故址建了「不肯去觀音院」,是為普陀山成為觀音道場的開山因緣。之後才陸續興建有普濟禪寺、法雨禪寺、佛頂山慧濟寺等三大寺與其他小寺。根據真華法師《參學瑣談》的〈上海到臺灣〉第十節說:「普陀山,前前後後、大大小小的廟宇,大概不下八、九十座,但真正有資格稱為寺的,卻僅有三處,那就是普濟寺、法雨寺、慧濟寺。」目前全山寺院的行政是統一的,僧尼來自十方,只有一位方丈(道慈和尚),其他各寺院的負責人,都是當家的監院。

  在台灣的廟宇裡,供奉頭戴五佛冠(毗盧帽)的觀世音菩薩,大都被尊為「觀音佛祖」。五佛冠,意味著「教主」的階位,例如大日如來,尊之為密教教主,觀世音菩薩為圓通教主,地藏王菩薩則為幽冥教主。由於《普門品》記載了三十二應化身,民間流傳的觀音菩薩法相向來造型甚多。其實,觀音菩薩在久遠劫前就已成佛,名「正法明如來」,不忍眾生,方才倒駕慈航,以菩薩應化身來救苦救難。毗盧觀音代表的就是祂所現的如來法身相,莊嚴且尊貴。普陀山的寺院,所供奉的觀音菩薩,都作「毗盧觀音佛祖」法相。規模較大的廟宇,尤其適合塑造「毗盧觀音佛祖」法相,供信徒參香膜拜。

  普陀山的寺院,一般供奉「毗盧觀音佛祖」,觀世音菩薩既為「圓通教主」,因此主殿便稱為「圓通寶殿」,相當於一般寺廟(供奉釋迦牟尼佛祖)的大雄寶殿。

  雖為佛教名勝,如今的普陀山也是旅遊勝地。美景當前,卻是人滿為患,儘管四月春雨,溼寒料峭,所到之處,仍盡是遊人香客。多了觀光旅遊、朝聖進香的熱鬧,卻少了寺院道場的寧靜清寂,正如聖嚴法師在《步步蓮華》一書中的自述經驗:「香客非常之多,見到出家人視若無睹,因為他們是來朝山進香拜觀音菩薩的,既不求法也用不著禮僧。所以當我在佛殿上禮佛之時,還有一位中年婦女特地把我拉開,以便她自己可以禮佛⋯⋯。」

  我們假期苦短,行程逼迫,難得清閒,所幸住宿的隱秀講院,在眾多寺廟中,地處幽僻,若非識途,極少遊人,每晚回到住所,心方安頓下來,也才覺得自己終於不是遊人。記得多年前旅遊麗江,古城原該清幽,卻因盛名而終日街上萬頭攢動,某日起個大早,趁著遊人未醒,才終於領略了一點古城該有的清寂。我當然也想看看無人、至少少人的寺院,無奈礙於交通的不便,未能滿願,也正因此,隱秀講院雖然不大,卻是此行最為殊勝的安排。

 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