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成語佛源〜胡說八道

文◎徐偉

  佛教傳入中國,約在西漢、東漢間。一說,東漢明帝曾經夢見一個頭頂放光、身材高大的「金人」,醒後詢問百官,某大臣回奏:「西方有一位神,身長一丈六,通體金黃色,被稱作佛。」皇帝深信之,於是派遣郎中蔡愔等使者前往西域訪求佛法。永平十年,蔡愔返國,邀得大月氏迦葉摩騰、竺法蘭來華,並以白馬馱回佛像及經卷。明帝為了供奉佛像及傳揚佛法,在洛陽興建了中國最早的佛寺「白馬寺」。

  東漢以後,經過魏晉南北朝之五胡亂華,乃至於唐,中原與西域胡人的交流空前頻繁,許多來自古印度與西域的佛教僧人在朝廷王公貴族的支持下,自西東來,譯經弘法。例如北魏的菩提流支、武則天時翻譯《華嚴經》的實叉難陀與翻譯《楞嚴經》的般剌密諦等,這些胡僧中,最有名的莫過於禪宗初祖達摩祖師與大譯經師鳩摩羅什。「五胡亂華」之胡,指的就是當時西、北部的匈奴、鮮卑等少數民族。胡人說話中原人聽不懂,因此,當時的中原人把胡人的話叫「胡說」。

  可以想見,佛教初傳東土的那段時間,多有胡僧四處講經弘法。然而,當時中原一帶的平民百姓,大都還沒聽聞過佛法,更沒讀過佛經,對於胡僧們所說的八種成佛之道,不知其然,於是隨口說是「胡說八道」。就這樣,原本該是莊嚴殊勝的傳法,進入俚俗市井口中,不明究理地,漸漸被用來形容不負責任地「隨口亂講」了。

  佛陀悟道之後,最早宣講的佛法教義為苦、集、滅、道「四聖諦」。簡單地說,修道之人要先感受生命之苦(苦),找到苦的源頭(集),進而滅苦(滅),方能脫離輪迴、趣向涅槃(道)。道諦是滅苦的良方,因此佛陀又將道諦詳細開展出《三十七道品》:四念住、四正勤、四神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覺支、八正道。

  當時胡僧們所說的八項成佛之道,就是這《三十七道品》中的「八正道」,其內容為:「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」

  正見:指的就是真正的智慧,其來自正確的思惟,在佛法三無漏學(戒、定、慧)中,它是堅持不懈地修定的結果,有了正見,面對任何境界才能如理面對。

  正思惟:常懷慈悲喜捨,遇事對境,便能遠離顛倒瞋恚,沒有害人害己的計算,心自然清淨,思惟必正。

  正語:不顛倒黑白、搬弄是非、不罵人……,出口總說實話,讚美他人或安慰他人,就是良善的口業;正語往往也是來自有正念與正見。

  正業:行住坐臥,待人接物,進對應退,行為得宜,便是正業。

  正命:指的是良善的生活方式,包括工作、職業以及生活,都不可傷天害理,或傷害自己,且能維持清淨的生活,方能提升自我、朝向大道。

  正精進:有了清淨如理的生活,得暇滿人生,便可朝向成佛大道精進。其準則便是「未生惡令不生,已生惡令棄舍;未生善令生,已生善令增長。」緊握此準繩而上,便是正精進。

  正念:隨時觀照自己的身心反應、語言、行為等,避免所有影響修行進步的干擾。

  正定:正定能夠加強心理的安定,不受內外陰魔的干擾,面對阻礙與誘惑時,心不動搖。

  英國前首相柴契爾有句名言:「注意你的思想,它們會變為言語。注意你的言語,它們會變為行動。注意你的行動,它們會變為習慣。注意你的習慣,它們會變為性格。注意你的性格,它會變為你的命運。」雖然她篤信基督,不是佛教徒,但這番話卻像是白話了「八正道」中的前五項。我們確實可以從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中,養成良善慈悲的性格,並以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的修為,走向涅槃大道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