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八正道

文◎釋天玄

  八正道,是古仙人道,亦是出世間之道。釋迦牟尼佛於菩提樹下夜睹明星成正等覺,三稱「奇哉!奇哉!一切眾生皆具有如來德性,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!」眾生因妄想執著而造就十二緣起之生死流,若欲逆流證還滅,那麼佛陀教導之「四聖諦」即是對治良藥。

  世尊臨般涅槃,於《遺教經》中三唱:「汝等若於苦等四諦有所疑者,可疾問之,毋得懷疑,不求決也。」四聖諦:「苦﹙病﹚、集﹙病因﹚、滅﹙病癒﹚、道﹙藥﹚。」《法華經》中,世尊以「火宅喻」來告誡弟子們三界如火宅,無一處得安穩,欲出火宅應知苦斷集,以八正道來滅絕三界生死。

  所謂八正道: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

  一、正見:

  (一)、世間正見:正見有因有果、有善有惡、有業有報、有凡夫有聖人。

  「菩薩畏因,眾生畏果。」世間之五欲樂人人喜歡,殊不知今生之善、惡果報,皆是過去世所殷勤累積,自作自受無人替代。吾人平日之身、口、意所造作之業痕,如種子般潛藏堆積成阿賴耶識,遇境逢源造業起惑,祖師告誡吾輩「萬般將不去,唯有業隨身」,念念正觀己之三業,以佛陀正教如實奉行方能去凡入聖。

  (二)、出世間正見:正見諸行無常、諸法無我、涅槃寂靜。

  「三法印」,是佛教出世間之修行次第,亦是檢視佛經真偽之印記。佛陀說法四十九年,有為上三道說出離法,有為下三道說端正法,但總不離「三法印」之內容,因此吾人亦須以三法印來警策自己,於行住坐臥間是否有偏離「三法印」之法則。

  《雜阿含經》卷第二十八:「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若無明為前相,故生諸惡不善法。時,隨生無慚、無愧;無慚、無愧生已,隨生邪見。」與正見相反的是「邪見」,「邪見」與「無明」相應,造就錯誤的認知:「世間是恆常,是有個不變之『自性』實我,那要跳脫三界即猶如龜毛兔角般無一處可得。」正見是修行的藍圖,有正確的觀念才能引導自己趨向清涼的彼岸,故正見是八正道首要之道。

  二、正思惟:

  四預流支:「親近善士、聽聞正法、如理思惟、法隨法行。」是入聖流四要件,以如理思惟為關鍵。

  《阿毘達磨法蘊足論》卷第六,佛告苾芻眾言:「苦集聖諦,若於如是未曾聞法,如理思惟,定能發生眼智明覺;此苦滅聖諦,若於如是未曾聞法,如理思惟,定能發生眼智明覺。」聖弟子應於空閑處如理思惟所聞正法,於「蘊、處、界」思惟其苦、空、無常、無我,並於每一色法嚴密地思惟它的「自相」與「共相」,即能覺知有為法之緣起性,離不開「生、住、異、滅」四相;無常故苦故空,色法如此,心法亦復如是,如理思惟即能眼智明覺。

  三、正語:

  不妄語、不惡口、不兩舌、不綺語。邪語:虛誑語、離間語、粗語、雜穢語。

  《巴利大藏經•增支部》卷5章〈第一百九十八經〉:「比庫們,具有五個要素的言語為善說,而非不善;為無疵,不為智者所責備。是哪五個呢?適時、真實、柔和、有益、慈愛而語。」佛陀對語言的善說藝術非常重視,尤其以「適時」為彼此謀合的先要條件,並具「真實、柔和、有益、慈愛」之語,亦是現代學府中人際溝通課程倡導之研究方向。

  《佛遺教經》:「汝等比丘,若種種戲論其心則亂,雖復出家,猶未得脫……。若汝欲得寂滅樂者,唯當善滅戲論之患,是名不戲論。」

  談論少欲、知足、遠離、離縛、精進、戒、定、慧、解脫、解脫知見,是為非戲論之語。凡夫之口業離不開種種戲論,故常追逐生死。善護於口言,出家修道者,即能趣向寂滅之樂。

  四、正業:

  (一)、世間正業:五戒、十善。

  (二)、出世間正業:梵行具足,離貪、離瞋、離癡。

  「若人欲了知,三世一切佛,應觀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。」三界唯心,心造三界,只在一念之間;以五戒十善為規範之身、口、意業能防非止惡,得到人天善果,將來因緣成熟時,出家修行自淨其意是大仙人道。

  五、正命:

  在家:不違反法律、不違背因果,符合正當與清淨之營生職業;例如開賭場、屠宰場、或販賣殺生用具等,為非正命。

  出家:《瑜伽師地論》卷第二十九:「如法追求衣服、飲食,乃至什物,遠離一切起邪命法,是名正命。」

  《大智度論》卷第十九:「何等是五種邪命?答曰:『一者、若行者為利養故,詐現異相奇特。二者、為利養故,自說功德。三者、為利養故,占相吉凶,為人說。四者、為利養故,高聲現威,令人畏敬。五者、為利養故,稱說所得供養,以動人心。』」

  佛弟子以戒為師、以法為食,自然對世間之愛欲淡薄,資生之物夠用即可,所有非法擾亂心性及修行之愛貪追逐,不與涅槃相應。

  六、正精進:

  又名正方便;精而不雜、進而不退,努力斷惡修善。

  《巴利大藏經•長部》卷22《大念處經》:「諸比庫,什麼是正精進呢?諸比庫,於此,比庫為了未生之惡不善法的不生起,生起意欲、努力、激發精進、策勵心、精勤;為了已生之惡不善法的斷除,生起意欲、努力、激發精進、策勵心、精勤;為了未生之善法的生起,生起意欲、努力、激發精進、策勵心、精勤;為了已生之善法的住立、不忘、增長、廣大、修習、圓滿,生起意欲、努力、激發精進、策勵心、精勤。諸比庫,這稱為正精進。」

  而在《正法念處經》卷四十三更說:「懈怠是一切惡道之根本,是生死之種子,世間一切苦惱,皆由此而生。」佛弟子欲斷生死縛著,應當精勤精進,捨離懈怠。

  七、正念:

  (一)、身念住:正念覺知「入出息、威儀路、正知、厭惡作意、界作意、九墓地」之共相與別相。

  1、入出息:觀入出息、長短息、全息、微息。

  2、威儀路:如實了知行、住、坐、臥四種威儀。

  3、正知:在一切行為中保持有益、適宜、行處、無癡四種正知。

  4、厭惡作意:思惟身體之髮、毛、爪、齒、皮;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腎;心、肝、肋膜、脾、肺;腸、腸膜、胃中物、屎、腦;膽汁、痰、膿、血、汗、脂肪;淚、油、唾、涕、關節液、尿;觀三十二分身不淨以克服對身體之貪愛。

  5、界作意:

  (1)、地:地界的特性是硬、軟、滑、粗、重、輕。

  (2)、水:水界的特性是流動、黏結。

  (3)、火:火界的特性是熱、冷。

  (4)、風:風界的特性是支持、推動。

  6、九墓地:人死後之各種肉體敗壞的色相:「膨脹青瘀膿爛相、食殘相、斷壞相、血塗相、筋腱連骨相、散亂相、白骨相、陳年白骨相、骨粉相。」

  (二)、受念住:觀察覺知樂受、苦受、不苦不樂受(捨受)的剎那生滅、無常、苦、無我;正觀覺知受蘊之虛幻無我,即能斷愛、取、有、生、老死之鎖鏈。

  (三)、心念住:觀察十六種心:有貪心、離貪心、有瞋心、離瞋心、有癡心、離癡心、昏昧心、散亂心、廣大心、不廣大心、有上心、無上心、得定心、無定心、解脫心、未解脫心;修心念處必須覺知心的剎那生滅、無常、苦、無我。

  (四)、法念住:

  《瑜伽師地論》卷第二十八:「云何為法?謂:若貪,貪毘奈耶法;若瞋,瞋毘奈耶法;若癡,癡毘奈耶法。若略、若散法,若下、若舉法,若掉、不掉法,若寂靜、不寂靜法,若定、不定法,若善修、不善修法,若善解脫、不善解脫法。如是當知,建立黑品、白品、染品、淨品,二十種法……。若能如是、如實遍知諸雜染法,自性、因緣、過患、對治,是為法念住體。」

  「萬法唯心造」、「煩惱即菩提」,離開煩惱何處覓菩提,如實正觀吾人之起心動念,覺察善、惡、無記之心念如幻如化,剎生剎滅無一住處。

  四念處為佛教重要的修行解脫方法,能清淨有情,免除憂、悲、苦、惱,趣向涅槃。

  八、正定:

  《巴利大藏經•長部》卷22《大念處經》:「比庫已離諸欲,離諸不善法,有尋、有伺,離生喜、樂,具足初禪而住。尋伺寂止,內潔淨,心專一性,無尋、無伺,定生喜、樂,具足第二禪而住。離喜,住於舍,念與正知,以身受樂,正如聖者們所說的:『舍、具念、樂住。』具足第三禪而住。舍斷樂與舍斷苦,先前的喜、憂已滅沒,不苦不樂,舍念清淨,具足第四禪而住。諸比庫,這稱為正定。」

  八正道之前七支修行,能協助行者離開欲界之貪著,方便習定而漸次的由近行定進入色界之初禪、二禪、三禪至捨念清淨之四禪,再加行修習空無邊處定、識無邊處定、無所有處定、非想非非想處定之無色界定,是為定學。定學是共外道,故於內學之「無常、空、無我」增上慧學習定,方是出世間正定。

  《三十七道品》以八正道之理入,正見、正思惟及行入,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為概括其總相。八正道,亦是佛教之聞慧、思慧、修慧及戒、定、慧三增上學之次第內涵,此古仙人道是過去、現在、未來十方諸佛所歷經的成佛之道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