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清時有味

文◎蔡日新

  杜牧《將赴吳興登樂遊原》云:「清時有味是無能,閒愛孤雲靜愛僧;欲把一麾江海去,樂遊原上望昭陵。」看來,處在晚唐江河日下時期的樊川居士杜牧,他本人還是不甘寂寞、很想幹一番事業的。因而,葉夢得在《石林詩話》中評曰:「此蓋不滿於當時,故末有『望昭陵』之句。」與杜牧相比,鄙人一介寒儒,文不能驚世,武不能縛雞,晚年能日有一食即足矣,自然倍感「清時有味」了。

  晨朝起來略食糜粥即飲茶,可以是鐵觀音,也可以是普洱,總之每日但一泡茶,隨其沖水次數而茶味轉淡、乃至轉清。飲茶與讀書可以交互,也可以茶後讀書,一般均在飲過新泡茶水之後乃展卷。及日中便有腹中饑餓之感,於是便食米飯一頓,足以療饑罷了。飯後即塗鴉,無論字跡工劣,但適己意,足以自娛即心滿意足矣。及晡,略食水果數顆,即沿江行吟,亦或嘯歌,日暮乃歸。晚間則杜門不出,亦不交遊,鄰里無人知我,鄉里亦不我顧,純然一人境遺民也。

  讀書時因不受外部條件限制,以故可以無書不讀。可以一口氣讀完一部書,也可以開卷有益淺嘗輒止;讀書的姿勢可以坐著,也可以躺著,均不受限。特別是讀《詩經》中〈關雎〉或〈草蟲〉等篇,戶外鳥語蟲鳴,頗為吾助興,那種情韻則更不可言說。塗鴉時也不擇紙筆,更不臨帖,但率性而書,唯適我意而已。又兼老夫不曾冠有「書協」之頭銜,因不忌憚有人譏彈;加之老夫塗鴉純然率意,從不賣字,故爾筆到、意到、興到,不知字是老夫,抑或老夫是字耳。無怪乎《南華》有「夢蝶」之說,誠古之人不我欺也。散步時獨自一人,不攜友朋,亦不期有人陪伴,吾一人縱意獨享,豈外人可知焉?可以慢步,可以疾走,可以且行且觀望江景,還可短暫地仰臥草地接受和煦的陽光。總之,無論怎樣走路均可,沒有人催你快走,也沒有叫你慢行,一切均適己意,誠為難得的人生境界。

  鄰家似是官宦中人,朝出晚歸,假日尚且門庭若市,雖是好不熱鬧,然其心力到底不曾一刻閑休。且人之一生,衣足以蔽體禦寒,食足以裹腹,餘者皆是長物,多而無益。似老夫日食一餐,以素菜為主,足以養著這臭皮囊即可,因而不再貪圖外在之錢物。惟其如此,心志不受牽累,樂得瀟灑自在,堪為下神仙一等人也。反觀官宦人氏,晝夜辛苦,何其可悲!而今,縱使以萬戶侯易我遺民身分,某亦拒而不允也!

  有樂於斯,幸與大眾分享。

  寫完本文之後,反思自家,覺得杜牧之並非無能,而某乃誠無能也,是以安於此狀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