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專欄











人乘佛子

住持和尚帶我們走江湖

文◎許秀娟

  江西省,簡稱贛,面積是台灣的五倍大,人口卻只有台灣的兩倍多,可謂地廣人稀。在地大物博的中國諸省中,它没有超級現代化的一線城市如上海,没有歷史久遠的古都如西安,也没有特別壯麗的山水如黃山。當我告知友人將有八天江西行時,他們都很訝異,為什麼要選擇江西?殊不知,這是我學佛後千載難逢的祖庭尋根之旅,更何況南昌還有一寶,慈光山僧團分支的「人乘淨覺菩薩會」,太值得探訪了。

  今年二月份「地藏法會」時,側聽到有居士將跟隨住持法師參訪禪宗祖庭及齋僧之行,當時除羨慕外,也只能羨慕。十天後,竟意外接獲住持法師通知,團中有一對夫妻因臨時有事無法成行,希望愚夫婦能遞補,當然我們欣然接受。火速再度拜讀兩年前大願法師所寫的《江西黃梅行》,想到書中描述的禪寺、祖庭種種,不久將出現在我眼前,很是興奮。

  三月中,出席霧峰講堂行前說明會時,這才得知此行是由10位法師和60位來自五處不同精舍、講堂的居士所組成的大團體。行程由住持法師依他多年來走江湖、參訪各寺院的經驗規劃,並一手安排住宿事宜。此行没有領隊,也没有導遊,完全由兩岸居士發心合作自理。八天中,要參訪十五座佛寺,西到江西中部的宜春市,北則橫渡長江跨省到湖北省黃梅縣的四祖寺,南北縱貫路途遙遠,如繞台灣一圈。抵達後的第二天和第七天,還各別要辦30桌宴席、齋僧,並演唱《人乘佛歌》莊嚴會場。住持法師叮嚀大家此行要弘揚人乘道風,展現居士威儀;至此,我和同修才知這趟走江湖,任重道遠矣。

  排除萬難,3月30日晚上,抵江西省省會南昌市的昌北機場。兩年半前成立的「南昌淨覺菩薩會」居士們,在入境大廳,拉起寫著「歡迎臺灣慈光山人乘寺參訪團」的紅布條,想著他們一樣是我們人乘居士,雖說學佛、修習正法,應無分別心,但得見人乘道風在海峽之外開花結果,真有他鄉遇故知的悸動。

  南昌菩薩會居士們請假、全體動員,設想周到,將一行70人分成A、B兩車,每車都有南昌居士隨車當地陪。又機動應變,將大夥超出無法由遊覽車承載的大件行李另覓行李專車載運,他們做事井井有條,效率超高,令人讚歎。更慚愧的是,一上車,每個人都收到南昌居士們特別訂製的兩份禮物,一對大小楷毛筆,和一對茶杯,每樣禮物上面都有「人乘淨覺」字樣,是他們花了不少時間用心設計的成果,不啻宣說這份兩岸一家親、血濃於水的同門師兄弟情誼。

  除兩部遊覽車之外,其他南昌居士則開私家車一路隨行。南昌居士都是優秀人才,精進學佛,聽說他們去(2017)年的台灣行後,覺量居士作了一首〈師父帶我們去海邊〉的歌曲,詞、曲優雅動聽。第二天,在蓮花寺彩排時,他們一開口就讓我濕了眼眶,自嘆弗如。

  陪伴我們B車的是廖浩然、劉佳夫婦和他們倆一歲半的女兒小金剛,廖居士彈得一手好吉他配著好歌喉,讓車上歡笑不斷;劉居士則一口標準的普通話,讓我們清楚車外的風光;而乖巧可愛的小金剛,則從初始的怕生到最後給大家眼神放電,讓一些爺爺奶奶族們,想起家鄉的小寶貝。聽說小金剛是在媽媽胎中聽著《金剛經》誕生的小菩薩,她小小年紀在八天中跟著我們一路顛簸,披星戴月,實在讓人心疼,也可見南昌居士們的深重情誼。

  另外,不得不提的是香積組的張福全、廖仕榮等香積菩薩們,此行首尾兩場的素食品嘗及齋僧辦桌,如果不是他們嫻熟的廚藝和長年的默契,根本無法達成。許多碗盤、食材是從台灣運過去的,聽張居士說,江西人喜歡辦桌方式,同樣的菜色若以自助餐方式呈現,無人動筷;換成一道道出菜的桌宴,則一掃而空。所以,全體居士分工合作,同心協助香積。

  次日,在蓮花寺舉辦的素食品嘗會,因蓮花寺尚在籌建中,香積寮設備不足,無法提供足夠的廚具、刀具、炊具、碗盤。因剛抵南昌,不同精舍所屬的居士們還帶著初來乍到異鄉的生澀,一時無法發揮全部的實力,真是對香積菩薩們過意不去。所幸,菩薩加被,南昌當地的一群志工,有六和書院─山谷讀書會,和正覺義工兩組人員,幫了大忙,協助成功地辦了第一場素食品嘗會。

  不過,這次有緣參加的居士們,都是利根器的護法菩薩,就如師父聖開上人所寫〈修持歌〉中所述,「二六時中,光明覺照」。

  第七天,在四祖寺舉辦的供僧及齋僧活動,居士們表現的可圈可點,合作無間,女眾法師亦捲起長衫,一起動手,菜色更精緻,秩序也更井然。

  B車的司機─萬先生,對我們豎起大拇指說:「想不到,素食竟然可以做出能跟葷菜媲美的可口,若在南昌開業,絕對是高檔次,座無虛席。」此團70位成員中,有24位是65歲以上的長者,60以上未滿65歲者有13位,有一半是老菩薩了,惟,薑是老的辣,可證之。

  此行行程豐富,參訪了多座佛寺,車程也長,住持法師慈悲,深怕我們錯過行程表上的參訪佛寺,為此,抵達婺源那晚是晚上十點半才用藥石,而抵達四祖寺當晚,亦已晚上八點半了。正因為如此緊湊的行程,所以得早出晚歸。

  因參訪的叢林有多座位於山區,無法通行大巴,因此只有37個座位,只能容兩位南昌居士隨車,很遺憾沿途無法與南昌居士們交流學佛心得。還好,在此行唯一的旅遊景點─婺源篁嶺鮮花小鎮途中,剛好有機會和吳玲娟居士交談;吳居士高雅大方,剛從銀行退休,對台灣居士也很好奇,難得互相交換一些心得,相見恨晚。

  對於南昌居士為何心悅誠服皈依台灣法師的這個謎團,尚未能拼湊得解;就說是南昌居士宿世與大願法師法緣極深吧!我們對雙方交流時間太少而扼腕,也衷心希望南昌居士能在今年八月「盂蘭盆法會」成行,來一睹盛會,做更深層的交流。

  八天的時光說過就過,記得才剛去,就已經回來。雖說最後三晚的下榻處,因是蹲式馬桶,久已遺忘生疏的生活習慣,讓我心慌,歸心似箭。但是,返台後的這幾天,竟讓我又動了想再次參訪祖庭的念頭,彌補幾座無法深入參訪的叢林,及行程太緊走馬看花的遺憾。住持法師說得好,這個行程可是他老人家多年備極艱辛的行走江湖,跟諸佛寺結的善緣,此行才能備受禮遇,所到寺院,寺方派人詳細導覽,又蒙禮見方丈,真是打著燈籠也尋不著。

  吾等這批西進領頭羊,不能辜負法師的用心,定用心寫下心得,讓後來者有跡可循。吾等何其有幸,躬逢其盛。與佛同在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