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最後的示現 ~一時,佛在拘尸那羅

文、圖◎胡靖宇

  拘尸那羅的清晨,微寒霧氣瀰漫,整個小城沉浸在漆黑中,等待黎明到來。2500年前,佛陀荼毗前夕,弟子大迦葉在外地得知佛陀已涅槃的消息,內心悲痛不已,趕緊帶著五百名弟子,星夜兼程趕路,希望能及時趕往安迦羅塔─佛陀荼毗處,在火化前,見佛陀最後一面。在那個交通不發達、訊息傳遞不易的年代,大迦葉懷著悲戚的心情趕路,內心悲苦又敞亮,因為佛陀的教法,世間已有了佛法,即便是再大的黑暗,黎明必會到來。依照印度的習俗,弔唁者必須在清晨太陽未升起前抵達,以表達對亡者最深的敬意。

  2500年後的這一天清晨,來自台灣的朝聖團,齊聚Lotus Nikko 飯店大廳,仿照當年大迦葉去見佛陀最後一面的情境,在清晨五點起床,準備前往佛陀的荼毗場。天氣微寒,朝聖者各自從飯店的房間走向寬敞的大廳,冬夜的廳堂只有中央的小佛堂些微的照明,旁邊的小桌上,則是一盞盞已點亮、可手持的小燈。朝聖者在小桌前各自拿起一盞小燈捧在胸前,排班站定,全員到齊後,朝聖隊伍就在清晨漆黑的霧色中出發前進。今日的拘尸那羅,已有完善的路燈設施,在易起濃霧的清晨點亮了朝聖者前行的路。

  朝聖者誦著「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」聖號緩緩前行,黎明前的街道莊嚴無比,帶著淡淡的哀傷,供養手中這一點點微亮的燈,思惟佛陀一生的行誼及教誨。當年大迦葉也是在這個時間點,前往荼毗場;在這個時刻,思惟佛陀涅槃後,弟子們應如何好好修行。

三出金棺 等待大迦葉

  《大唐西域記》卷第六記載:「如來寂滅,三從棺出。初出臂,問阿難治路。次起坐,為母說法。後現雙足,示大迦葉波。」

  2500年前,佛陀的金棺停放在荼毗場準備火化,但經多次點火卻始終點不著,大家都知道是在等大迦葉的緣故。

  在眾人期盼下,大迦葉終於趕到,向阿難問道,可以瞻仰佛陀嗎? 阿難搖了搖頭,因為眾弟子們已用金棺收殮起聖體,上面裝飾著寶幢幡蓋,並以一切名貴的香華莊嚴在四周。大迦葉撫著金棺痛哭失聲,佛陀不滅的靈光,知道首座弟子大迦葉趕到,特從金棺中伸出雙足。大迦葉見此,倍增悲驚,諸天人既覩奇特希有之事,莫不嗟歎。大迦葉即以香華供養佛棺,禮拜讚歎,皆悉畢已,雙足自然還入,佛陀身出三昧真火,四面火起,經歷七日,寶棺融盡。

八王分舍利

  佛陀荼毗的消息很快就傳了開來,印度各地的國王都希望能迎請佛陀的舍利來供養,在荼毗場不遠處就有一個八王分舍利的紀念地,並立石碑紀錄了八王的名稱。他們原本都希望能獨佔佛陀舍利帶回供奉,為此甚至派兵前往,必要時強奪佛陀舍利。拘尸那羅國王說,佛陀是在拘尸那羅涅槃,所以佛舍利應歸拘尸那羅所有。兵強馬壯的摩揭陀國阿闍世王表示,佛陀在摩揭陀國成立僧團,才使佛教弘傳,所以摩揭陀國應得佛舍利。釋迦族人說,佛陀是我族之人,佛舍利應為釋迦族所有。離車族表示,佛陀對離車族有重大意義,佛教教團的四眾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,就是在離車族境內居住,離車族應得佛舍利。

  各國國王及部族都堅持己見,劍拔弩張戰爭一觸即發。這時,香姓婆羅門挺身而出,提醒大眾說道,佛陀在世時,教導眾生平等,要慈愛一切,怎麼可以為了爭佛舍利而共相殘害?居中協調將佛陀的舍利分成八份,獲得在場國王們的認同,八國分得舍利各歸其國造塔供養;這就是佛教史上有名的「八王分舍利」。

  目前在德里博物館見到的佛陀舍利,就是從釋迦族迦毗羅衛佛陀舍利塔中開挖出來供奉的,佛陀舍利骨清晰可見,是朝聖者必定前往的行程。

最後喝水處

  根據南傳經典記載,佛陀在世的最後幾個月,從王舍城往西北方前行,經過歷史古城巴特那,在跋耆國首都吠舍離宣布三個月後即要入滅,並在凱薩里亞與來送行的「離車族」告別。在抵達拘尸那羅時,佛陀感到口渴,請阿難去取水,但阿難去了很久沒有回來,回來後又沒有帶水回來。阿難說,到河邊時剛好有一群牛過河,致使河水混濁,無法取水。佛陀要阿難再去取水,這次水就變得清澈了,阿難取了清水交給佛陀,佛陀接過喝下後,才對阿難說,其實,那水並不是清澈的。佛陀說,他曾經有一世是一隻小牛,常常跟在母親身邊,有次母親在河邊喝水,他就故意在旁邊踩水致使河水混濁,導致母親無法喝水,所以今世臨命終時要喝濁水,受其果報。

  現今在最後喝水處有一座瑪塔庫佛殿(Matha Kuar Shrine),供奉一尊釋迦牟尼佛像,結跏趺坐,手持降魔觸地印,原是黑石岩雕刻而成,信徒們多年來貼金箔,現已成了金佛,法相古樸莊嚴。

佛陀示涅槃相 殷勤咐囑

  實際上,佛陀捨壽是為了提醒行者們,要努力修行,不能所有的事都依賴佛陀,所以現涅槃相。《佛垂般涅槃略說教誡經》亦名《佛遺教經》記載:「汝等比丘,勿懷憂惱。若我住世一劫,會亦當滅,會而不離,終不可得。自利利人,法皆具足,若我久住,更無所益。應可度者,若天上人間皆悉已度;其未度者,皆亦已作得度因緣。自今已後,我諸弟子展轉行之,則是如來法身常在而不滅也。是故當知,世皆無常,會必有離,勿懷憂也。世相如是,當勤精進,早求解脫,以智慧明滅諸癡闇……。」

  佛陀不捨眾生,即便病苦示寂前,仍慈悲開示,為最後弟子須跋陀羅說八正道,須跋陀羅因而心開意解證得阿羅漢果後,決定先於世尊入滅。佛陀關切弟子們對於佛法理解與否?《長阿含經‧遊行經》記載,佛告諸比丘,「汝等若於佛、法、眾有疑,於道有疑者,當速諮問,宜及是時,無從後悔,及吾現存,當為汝說。」如此連問了三次,諸比丘默然。阿難這時回答,「我信此眾皆有淨信,無一比丘疑佛、法、眾,疑於道者。」佛告阿難,「我亦自知今此眾中最小比丘皆見道跡,不趣惡道,極七往返,必盡苦際。」爾時,世尊即記莂千二百弟子所得道果。

大涅槃寺 為佛搭衣

  從喝水處步行往大涅槃寺(Mahaparinirvana Temple),僅數百公尺,傳說是佛陀涅槃的地方。寺外正前方有娑羅雙樹,但不是2500年前的那兩棵,是後來栽植的,樹型高大,也是老樹了。寺內供奉一尊巨大側躺的釋迦牟尼佛像,十二世紀時,為了躲避回教徒的破壞,信眾們曾將之埋入地底,直到19世紀才被考古學家挖掘出來。附近還發現了一個刻有銘文的銅盤,上面記載了興建緣起,是西元5世紀,哈利巴拉.斯伐彌(Halibala Svami)等人發起捐獻興建。佛像正面基座上刻有阿難、須跋陀羅及五位信眾雙手合十,神情哀傷,一側還有匠師 Dina的名字。1876年曾整修,1956年,又再次大整修。

  朝聖團體來到此地,高舉袈裟,虔誠地沿著寺院及塔繞佛,然後再進入寺內,為佛搭衣。在寺內繞佛時,發現從不同角度看佛像,表情都不同;從頭往腳的方向看,感覺佛陀在淺淺地微笑;從中間看,好似安詳沈思;從腳往頭看,則有莊嚴肅穆之感。在繞佛的過程中,佛陀時而莊嚴,時而微笑,朝聖者各自有不同的理解及啟發。然想到佛陀的離世,仍不免悲從中來,淚眼婆娑。遙想世尊終其一生,奔走於恆河兩岸,修行弘法,最終在拘尸那羅涅槃示寂,他的身教、言教更如實的記載在經典及人們心中,將永遠流傳下去。

  清晨前往佛陀荼毗場的台灣朝聖團,一路上跟著朝禮了八王分舍利處、最後喝水處,下午時分來到大涅槃寺繞塔供養袈裟,內心無限感懷。走出大涅槃寺,兩棵高聳的娑羅樹就屹立在眼前,拭去眼淚,迎向陽光,依循佛陀的遺教,繼續各自未完成的修行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