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皓首話當年 歷歷在眼前 恍惚又如夢

文◎老閔

  聖開導師是我唯一皈依的師父

  人乘寺是我唯一依止的佛寺

  人乘寺是我唯一受戒的寶地

  人乘寺是我唯一朝山的梵宇

  人乘寺是我唯一參加法會的梵剎

  有如是等等因緣,所以人乘寺是我全家唯一依止的寶剎。

皈依

  師父聖開上人於民國七十六年(1987)初夏,到南投文化路的精舍弘法,朋友堅邀去聽法,講什麼,不記得了,只記得會後,辦理皈依。在友人的拖拉下,最後一位跪下來皈依,迷迷糊糊,只聽得「皈依佛 兩足尊」,大起疑惑。會後,師父請陳武雄居士和我到二樓,就坐,師父也不問我是何許人也?就自己暢所欲言,說個不停,最後說,找個機會傳你們法。這一談,掃除我對出家人的刻板印象;原來出家人,不是我想像的那樣,也跟慈光山,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  十餘天後,師父果然在人乘寺,舉辦傳法大會,晚上懺摩,第二天早上傳法。傳完法,在講堂略說《心經》法要,並簽名作偈,送我們每人一本,他所輯的《人乘菩薩道》,諄諄囑咐之意甚濃。

  又過了約十餘日,與太座去禮見師父,問我:「傳法後有何體悟?」

  我答:「好像有點知道《金剛經》在說什麼。」

  師父鼓勵的說:「你就是快!」

  第二天,師父忽然來電:「陳居士!你在中興新村成立菩薩會,公務員也需要佛法的薰陶。」秉承師命,即於九月十六日,成立菩薩會,直到今日,三十餘年,仍依照師父所傳的「人乘佛教修士早晚課」共修。

  師父常勸我們要淨化人心,建立佛化家庭,我們便也全家皈依,而以慈光山人乘寺,為唯一的依止聖剎。

  師父圓寂以後,若有人要帶我去那裡皈依聽法,我總是說:「我很笨,很難領受,皈依那麼多年,聖開師父的法門,猶未入得門。現在嘛,重新皈依僧團,在住持大願和尚主持下,從頭熏修師父法乳,唯盼能一門深入,不敢自困多岐,然後便出示,我的重新皈依證。」

朝山

  皈依後不久,居士們說要朝山;朝山要幹嘛,實在不知道?因為非常忙碌,無暇多想,反正時間一到,隨眾便是。

  約清晨三點半,隨眾上了遊覽車,五點到了魚池鄉,就在往魚池市區與日月潭的叉路口,開始朝山,口念聖號,跪立不停。好不容易才挨到,入人乘寺文殊院的小路口,不久突然傳來陣陣鼓聲,一會兒,忽聞有啜泣聲,漸漸地,嗚嗚啜泣,陣陣鼓聲,相互應和,不知不覺中,忘了身心的疲憊。忽的山門在望,豁然看到師父站在入口處,笑瞇瞇的迎接,大伙兒無不感動得,大聲哭泣,淚眼漣漣;回到如來之家,怎能不喜極而泣呢!這是我的第一次朝山。

  九二一大地震後,隨人乘寺文殊院,復建次第,又朝了二次。後來,追隨簡岳隆居士,每月一次,朝禮人乘寺地藏院,朝了十餘年,直到新冠肺炎爆發為止。

  就這麼純一,前後始終,只朝慈光山的道場。

法會

  以前,我常常覺得,人都很難度化,因何一次法會,就能把眾生度了?識量淺昧的我,實難相信,何況我素性,又不喜歡人多熱鬧的場合,所以對法會,也就抱著可有可無的態度。也曾以此問題,請示師父,師父叫我不要想太多,但放下一切,在法會中隨眾熏修,久而久之,自然就會懂得。師父的話沒錯,經過三十多年的熏習,終於漸漸明白,「佛願力,誠難測」,這是不可思議之事啊!

  此生,第一次參加的法會,名「盂蘭盆法會」,那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,由師父主法,是在人乘寺文殊院前的廣場,搭起的帳棚內舉行,簡樸莊嚴。後來的法會,則都在覺華園舉行。

  慈光山的法會,如法如儀不說,那梵唄,真是一絕,特別有攝受力,來參加的友人,讚歎有加,說是聞所未聞。

  我未曾參加過,其他道場的法會,對他的讚賞,諾諾復爾爾,但內心甚感與有榮焉!

受戒

  師父於民國七十九年(1990)的年底,在覺華園傳戒,為期六天,戒子擠滿法堂,因緣殊勝,感召得大家,最終都受了菩薩戒;忝為戒首,沒有做好自己應盡的角色,愧對終身。

  那個時候上班,十分忙碌,受完戒,捧持師父所書的墨寶「戒為護福之本」,回家之後,旋即投入滾滾紅塵,早將學佛持戒等,拋到九霄雲外。

  民國八十八年(1999),我五十歲時,中央凍結臺灣省政府,便即退休,想好好利用,這天賜良機,學習佛法,所幸得遇大願法師的開示,才開始研究經論。但是每次端詳師父法相,及所贈墨寶時,便想到了「戒」,於是開始研究戒法,極欲復戒,三年前得償所願,得以復戒,戒期三天,來去匆匆,七折八扣,於戒體等,茫無所知。但什麼是戒體、戒相等等?常懸念在心,有一天,突然覺悟,戒體在用中,但得持戒,戒體無處不現。自此以後,一仰視師父的墨寶「戒為護福之本」,不覺會心一笑。

心有師父

  民國八十二年(1993)的年初,與陳武雄居士上山,承執事法師稟報,得在芝蘭室,禮見師父。師父很高興,早站在門口等候,一見面,即暢談佛法,開示法要,終了,直送到門口,頻頻揮手作別,沒想到,從此一別,竟成永別,午夜思惟,不勝唏噓。

  有一天,聽說師父已去美國弘法,而我也奉派,去追隨大長官,不離左右。三年後,回到原來的機關任職,才知道師父已在美國圓寂,便即驅車,往地藏院一樓大殿,向師父法相遺照,行三鞠躬禮,瞻仰良久方去。歸途中,忽感,事實上,師父並沒有離開我們,如果你心中有師父,師父便常在你我的心中,誠如六祖說的,「自若無佛心,何處求真佛」?何況在我簡陋的香堂中,還有師父的法相及墨寶。

法運昌隆

  今天,在僧團努力下,人乘寺終於重建落成,人乘佛子無不額手稱慶。師父色身雖已去,法身典範永長存,且又有住持大願和尚等法嗣,承繼法統,興隆三寶,普濟群生;法運昌隆,指日可待。

結語感言

  忽忽一少年,云何七十五?

  今垂垂老矣,世事變化多。

  心若磐石堅,法脈一貫流。

  皓首話當年,歷歷在眼前。

  是真耶?夢耶?

  但隨眾生心,知見各不同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