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早年每至文殊院有感數則

文、攝影◎陳英文

莊嚴攝受

  話說民國七十六年(1987)間,筆者同修的祖父逝世,因小舅子為本山居士之因緣,得以在當時的地藏殿恭設牌位,也因而得隨奉厝遺骨行列,首次踏進文殊院。

  車子停妥路旁後,甫下車,恰正面對著山門,綠瓦白柱,中間上方斗大紅色的「慈光山」三字,其下方為字體稍小的「文殊院」三字,兩邊白柱各懸紅底白字的「起香」、「禁語」告示牌,除了畫面和諧外,又平添了些許神祕(因為當時還不懂僧眾精進、勿擾道人心的道理),更巧的是背景一片藍天白雲,如此完美的景緻,讓我頓時為此定神享受片刻。山門背面「淨化人心」的紅色大字,光憑依文解義的表層認知,也足以讓我低徊。此番因緣,莊嚴攝受,時隔多年,偶而仍會浮現腦海,可謂印象深刻。

一隅天華

  民國七十七年(1988)皈依後不久,曾與竹山及斗六的居士多人回山請益,就在知客室隔牆一隅看見了一株盛開的「粉紅曼陀羅」。天啊!這不是我們誦經時常提到的「曼陀羅」嗎?

  按:《阿彌陀經》載:「……又舍利弗!彼佛國土,常作天樂,黃金為地,晝夜六時天雨『曼陀羅華』……。」

  又,《妙法蓮華經》亦載:「……佛說是諸菩薩摩訶薩得大法利時,於虛空中,雨曼陀羅華、摩訶曼陀羅華,以散無量百千萬億眾寶樹下、師子座上諸佛……。」

  復按:「曼陀羅」,是梵語音譯。如以意譯,亦有多種意涵,諸如「適意華、悅意華、壇城、圓滿」等,難怪一見此花,就覺得格外親切與悅意。

芝蘭芳馨

  有一回,也記不得是甚麼因緣得以單獨進入「芝蘭精舍」(九二一大地震震毀,現址為文殊院僧眾寮房),因為不是來向師父上人請益,且當時正值午休時刻,所以只在庭園觀賞。庭園佔地寬廣,進入大門後,沿著右邊圍牆,轉角處有一個約十幾坪大的池塘,池塘內睡蓮盛開,塘邊四周植有數株垂柳,隨風搖曳,陽光透過飄動的柳蔭,撒在池塘水面,造成金光耀眼、波光粼粼的視覺之美。正出神,耳邊忽然傳來柳梢頭上的鳥叫聲,夾雜睡蓮下的蛙鳴聲,此起彼落,清脆悅耳,有如正在上演大自然的奏鳴曲一般,極盡視聽之娛。進而聯想,師父上人福報、德行俱足,居此「芝蘭精舍」,人乘佛教當如芝蘭馨香,芬芳遠播,傳揚久遠。

水月妙喻

  之後,同樣隨竹山精舍居士回山,至大殿禮佛後,旋即至客堂小歇,只見窗明几淨,布置簡單,牆壁上僅懸掛兩樣東西,其一為師公上人「東初老和尚」的法照,相貌莊嚴;其二為師公的偈語墨寶,上書「水清月現,月本如來,雲遮月隱,月亦如去。心淨見佛,如是佛來,心垢不見,如是佛去,故經云。」

  由於平時常聞《嘉泰普燈錄》所載「千江有水千江月,萬里無雲萬里天」之唯美詞句所影響,此時看到師公的偈語,特別親切。反覆咀嚼後,對原來「水」、「月」留在唯美意境的感覺,忽然提升到較高的知性層面,十分欣喜。

  然而,近年閱見《金剛經》就同樣「水」、「月」所載,卻非如此。按《金剛經石註》云:「水清月現,月亦不來;水濁月隱,亦非月去。心淨見佛,非是佛來;心垢不見,亦非佛去。以人心自有垢淨,佛本無去來也。」就字面看,意思完全相反,幾經思惟,方知師公的偈語與《金剛經》所云,似異實同,其實乃各自側重「體」、「用」之闡明而已。後者表「體」、「大智」、「無住」、「自利」,前者表「用」、「大悲」、「生心」、「利他」,非一非異。畢竟,「無住生心」、「自他兩利」、「智識雙運」,是即方便。

結語

  師父上人創立「人乘佛教」,倡導「自他兩利」之精神,其來有自,由師公的偈語之所示,隱約可看出此一承襲。值此「人乘寺」落成之慶,但願「人乘宗風」,再度遠播,澤被眾生,久久長長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