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十二因緣釋義

文◎王明坤

緣起法、緣生法、因緣法  是一非異

  緣起法,又稱「因緣法」、「因緣起法」,意指「依之而開始」。緣生法,又稱「緣所生法」,意指「依之而發生的現象」。「緣」,就是「依之」或「依此」,並具有牽動、影響、感染的意思。不論緣起法、緣生法或因緣法,其意涵是相同的。

  有學人認為緣起與緣生是不同的,認為緣起是「法則」而緣生是「現象」。一如前言,緣起法、因緣法、緣生法,是同物異名。既然是同物異名,那麼,視緣生為「現象」而緣起為「法則」的說法,就毫無道理可言。

  註:緣起法,菩提比丘巴利語英譯Dependent Origination(依之而開始)。

    緣生法,菩提比丘巴利語英譯Dependently Arisen Phenomena(依之而發生的現象)。

緣起非僅十二個緣起支

  佛陀講緣起的方式有多種,「支」數不一;有些經典只講三個緣起支,有的經典講五個、七個、八個、十個,有的甚至講十幾、二十個。緣起的內容和次序,也不盡相同。較晚集結出的經典,為了能做整體性的說明,把支數各異的緣起支,擇取排列成十二段緣起序列。因為經常出現在不同的經典裡,所以較為人知。

  至於緣起的開頭也不一而足︰有以「四食」作為緣起的開頭;有的經典以「無明」作為開頭——這是最常見的;有的經典以「不當作意」做開頭;有的經典是以「貪」、「渴愛」作為開頭;有的經典是以「戲論」作為開頭;有的則以「漏」作為開頭。而且,有時候次序也不一樣,也不一定只是前面的「支」影響後面的「支」。例如《中部9經》說,「漏」會影響「無明」,「無明」也會影響「漏」,即漏緣無明,無明緣漏;另有,識緣名色,名色緣識。這就在說明,後面的「支」也會影響前面的「支」。

少數不被熟知的緣起說

  《相應部14.12經》有一段經文:「有因緣生起欲尋,非無因緣;有因緣生起惡意尋,非無因緣;有因緣生起加害尋,非無因緣…。緣欲界生起欲想,緣欲想生起欲的意向,緣欲的意向生起欲的意欲,緣欲的意欲生起欲的熱惱,緣欲的熱惱生起欲的遍求…。當遍求欲的遍求時,未受教導的一般人以三處錯誤的行動:以身、語、意(惡意想、加害想亦復如是)。」

  另有《相應部12.23經》列出了十二緣起後,繼續講:「苦緣信(人生中痛苦的經驗常能幫助一個人契入佛法,對離苦之道產生欣慕和信心),信緣快樂,快樂緣歡喜,歡喜緣平靜,平靜緣樂,樂緣定,定緣如實知見,如實知見緣厭離,厭離緣離欲,離欲緣解脫,解脫緣解脫知見。」

阿毘達磨十二因緣的胎生觀

  原始教義是相當純樸的,因為佛陀以扼要、精簡的方式教化世人!而緣起說也是如此。不過,到了部派分化時期,為了增進對外弘化的必要性,以化簡為繁,將緣起法固定其形式並做各種的開演。如《發智論》以時間為核心,以時間先後為軸線,將緣起分為十二支,確立了時分緣起。《大毘婆沙論》將《發智論》所確立的時分緣起,按三世二重因果解說為分位緣起。上座部覺音尊者的《清淨道論》裡,一種叫做「有輪」的時分緣起,採用了三世二重因果解說,但並不等同於《俱舍論》等詮釋的分位緣起。

  因此,部派佛教時期,阿毘達磨(論書統稱)對十二因緣試圖從胎生學的立場,以三世二重因果說明生命輪迴的狀態。這樣的一種生命輪迴流轉的歷程,前每一支都是牽動後一支的因緣。此十二個緣起支,呈現出人生過去、現在、未來三世的二重因果關係。以無明、行是過去世的因,識、名色、六處、觸、受是現在世的果,愛、取、有,是現在世的因,生、老死是未來世的果。

  往後,不論南北傳對十二因緣法的解說,幾乎都承襲了阿毘達磨胎生學的立場。

原始教義對十二因緣之釋義

  經典常提起的一切法,指的是我們的身心活動,並非泛指所有宇宙的有為法。因此,緣起在經典中都是很具體地說明:「我們有什麼樣的心理活動,就會產生什麼樣的痛苦。」比如︰當我們的心有飢渴,就會產生貪愛;因為有貪愛,心會產生波動和抓取;因為有抓取,就會產生痛苦。這種行為的連鎖效應,很清楚地可看出,佛陀的緣起是立基於「心行」與「苦」的因果關係上,並依此作為滅苦的核心教導!純粹是側重於心理行為的解說。

  再者,佛陀講述緣起,是具有高效率的「行為糾正」技巧,並附帶著崇高的任務:「要破除支援著『執著』的『慣性活動鏈』,知道要開發、斷除、調整哪些內心的活動。」所以,緣起的重點不外是在開展,符合行為法則的行為治療術。佛陀了解,不同的修行者,可以由不同的契入點,去瞭解痛苦的成因。最終,是為了幫助修行者管控、改變、斷除痛苦的因素。

  概括而言,緣起不能僅置放在邏輯推演與思辨的架構上,必須回歸到經驗和行為層次上的活動。如此,我們就會看到「因為不留意、不當反應行為而促發了苦迫」,然後,該如何具體改變活動方式,才能停止這種在內心自我製造痛苦的生產鏈。

  在此,引介一段《長阿含經》第二分《大緣方便經》第九:

  「佛陀告訴阿難,對因緣法,若僅以思量、觀察、解析其義者,必將迷失,見不到法(緣起現象)。」

  由於原始經典本身,對十二緣起沒有一定的明確解說,只能以佛陀闡述緣起法的根本旨趣,對十二因緣作如下釋義:

  1、無明:是指沒有醒覺到心一直在複製著苦迫,茫然不知如何止息這種痛苦的現象。

  註:《相應部》卷12章2:「諸比庫!無知於苦,無知於苦集,無知於苦滅,無知於趣苦滅之道,諸比庫!以此謂之無明。」

  2、行(無明緣行):因「無明」—沒有醒覺的心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行」—心的動機、用力、活動等狀態,呈現盲目、衝動的反應行為(意指對境界不善巧的反應模式)。

  3、識(行緣識):因「行」—盲目、衝動的反應行為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識」—專注、覺知、辨識活動狀態的心。

  4、名色(識緣名色):因「識」—專注、覺知、辨識活動狀態的心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名色」—身心活動的種種現象。

  註:心理的現象(名),針對生理的現象(色),做出加工、詮釋、對應的行為。故,「名色」即是指「身心現象」。

  5、六入(名色緣六入):因「名色」—身心活動的現象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六入」—視覺、聽覺、嗅覺、味覺、觸覺、意覺(覺知內心活動的境界)。

  註:「六入」,是心探勘、接收外境現象的六個觸角,把外境的現象攝入心的六個門戶。

  6、觸(六入緣觸):因「六入」—探勘、接收外境現象的六個觸角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觸」—心接觸現象、現象接觸心(根、塵、識和合)。

  7、受(觸緣受):因「觸」—心接觸現象、現象接觸心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受」—經驗中悅意/舒服、不悅意/不舒服、沒有明顯地舒服不舒服的滋味。

  8、愛(受緣愛):因「受」—舒服、不舒服、中性的不苦不樂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愛」—悅意產生喜貪、留戀;對不悅意產生排斥、擠壓。而中性的不苦不樂,則茫然、冷漠、無動於衷。

  9、取(愛緣取):因「愛」—「悅意」產生喜貪、留戀;「不悅意」產生排斥、擠壓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取」—對悅意的境界極力地汲取,對不悅意的境界斷然地拒納。

  註:「取」,巴利語Upadana,具有需要吃、需要養分、仰賴燃料的義涵。

  10、有(取緣有):因「取」—對悅意的境界極力地汲取,對不悅意的境界斷然地拒納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有」—想要進出境界的意向。

  註:「有」,巴利語Bhava,英譯Bcomeing,是指「再形成」之意。「想要進出境界的意向」,是說「想出離當下不可意的境界,鑽入另一個新的境界」。

  11、生(有緣生):因「有」—想要進出境界的意向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生」—鑽入某種新的境界,進入某種形體(投生)。

  註:因受到「有」再形成的驅迫,當下,心急迫地想投入於彼時,尋求另一種新境界的「自我感」。另有,對於生命之流的永續,有極強烈的渴盼,因此,情不自禁地要進入某種形體,成為再生的輪迴模式。

  12、老、病、死(生緣老、病、死):因「生」—鑽入某種新的境界,進入某種形體(投生),牽動、影響、感染著「老、病、死」—老化、生病、死亡。而老化、生病、死亡會直接威脅到心所「喜貪」的境界,直接威脅到暫時建構起來的自我,所以會伴隨著「憂、悲、惱、苦」等等的推擠和壓迫!此即是:「純大苦聚。」

  註:從時間長河看人類生命的流轉,輪迴的遞變過程,即是緣起的連鎖效應!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