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一部老電影的啟發

文◎晤心

  2003年,劉德華與張栢芝曾主演一部電影《大隻佬》,片名看似不怎樣,卻於第2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奪得最佳電影獎、編劇獎、男主角獎,及第十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男女主角獎。

  整部劇情沒有傳統佛教影片的嚴肅,也無氣勢磅礡的場景,卻在緊湊情節中,娓娓道來「如是因,如是果」的定律,劇中人的言行及互動,盡是隱藏諸多三世聯結密碼和發人省思的啟發。

  片中男主角以表演拳擊為生,稱「大隻佬」,屢次見到女主角身後出現日軍殺害平民的影像。身為香港警察的女主角生性善良,這點令大隻佬感到納悶,因緣巧合下他多次挽救女主角的生命。

  女主角得知大隻佬的好友被逃犯打死,原為武僧的他前往山上緝凶,憤怒中亂棍誤殺小鳥,雙眸開始見到因果影像,對生命感到極端無奈,便還俗不再當和尚。

  後來他將日本兵殺人影像的事告知女主角,她很震驚,以為自己前世是日本兵,今世會被人打死還債。但大隻佬說:「妳不是日本兵,日本兵也不是妳,不是前世今生的問題,而是日本兵殺了人,妳便要死,是因果法則。」

  女主角反問:「這公道嗎?」

  大隻佬說看到因果後,知道是公道。

  大隻佬回寺廟,老師父說:「萬般帶不走,唯有業隨身。」而女主角對因果也有新體悟,想犧牲自己引逃犯出現,就到山裡幫大隻佬找尋逃犯,慘遭遇害。老師父說她已經很努力了,但始終惡業太重,結果日本兵剃人頭者,人也剃女主角的頭。

  大隻佬心中充滿憤恨,上山緝凶,在山洞遇到容貌與自己相似,自稱殺死女主角的兇手,兩人惡鬥,大隻佬憤怒正要開殺戒時,頓時發覺自己惡念之可怕。隨即,對方消失,洞中石刻佛像面帶微笑,原來自己正與心魔交戰。

  山居五年後,終於遇到逃犯,他擁抱了他,帶下山交給警方。

  大隻佬初見因果,因悲慟而抗拒,企圖改變因果未臻,霎間對生命感到無力感,脫下袈裟還俗。最後女主角的出現和勇於面對因果而犧牲,讓他對因果有了更深層的透視及體悟,終於坦然接受因果,也放下因果。

  看完影片,正面思惟「因果論」並非「宿命論」,凡事皆有因果,要能深觀緣起,才不會落入宿命論,而因果論隱含個人努力而改善的因子在其中。因為「無常」是中性的,若能透過積善修福及調整心性,都是有機會讓自己變得更好。劇中男女主角最終都能坦然面對因果,透視它的變化,接受它,並努力調整自己勇敢面對一切。

  整部影片,讓人深刻瞭解業力之可怕,原來「業」是造作,「力」是力量、作用;由造作而產生的力量和作用,就是業力。不論「惡業」或「善業」,只要造作了便無法消除,而哪一天「緣」的條件具足,就形成業力的果報。所以,生活中我們應當多懺悔及修善積德,雖然不能抵消惡業,卻是能減緩它產生的痛苦。

  譬如將重感冒比喻成「惡業」,我們若得了重感冒,產生發燒、酸疼等痛苦,而過去世累積的「善業」,或許在當下果報成形,可能就化成親人、醫師、朋友的關心或周遭陌生人的溫暖。雖然重感冒(惡業)依然會存在,無法逃避,還需勇敢面對,只是周遭的溫暖(善業)給予你最大支持與陪伴,讓你度過痛苦的療程。正如片中女主角領悟「惡業」的痛苦及可怕,選擇勇敢面對與接受,而同時她也感受到大隻佬對她的溫暖(善業)。

  所以,若將整個生命歷程,當成一階段又一階段的學習課程,那麼無庸置疑,讓自己「諸惡莫作」、「眾善奉行」及「自淨其意」正是主修的學分。

  聖開導師在《法雨繽紛》合訂本第二集中提到:「經云:『假使百千劫,所作業不亡,因緣會遇時,果報還自受。』人要努力去惡行善,清淨身、口、意三業,不種任何惡因,這才是免受業報、永保平安的好方法。」

  通過觀賞及省思這部老電影,似乎更能深刻理解佛法「如是因,如是果」的定律,並瞭解「菩薩畏因,眾生畏果」的道理。

  片尾男主角重披袈裟,觀賞者感動之餘,感同身受。既為皈依三寶的學佛行者,二六時中應時時叮嚀自己,謹守身、口、意三業,勤修戒、定、慧,並精進行道,慈悲修慧,才能讓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好,一世比一世更解脫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