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化為千風憶伊人

文◎謝文田

  〈化為千風〉,是日本聲樂家秋川雅史於2006年發行的單曲,歌詞原為美國詩作,詩名為「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」(別站在我墳前哭泣,死者安慰活者說,我並沒有死,我已化為千縷微風,溫柔的守護著您)。這一首歌,詞曲俱美,情意感人,我和兒子、女兒都很喜歡,就一致選定為告別式影片的配樂,送別伴我一生的吾妻。

  昨天傍晚扶輪社社友Miller pp來電堅邀參加下星期三晚上例會,希望失去生活、生命支柱的我,能夠走出來。社友關愛之情,並不因我離社多年而疏遠,多藉各種方式慰勉,情深意重,由衷感激。

  轉眼之間,明天就是俗稱的「七七」了,思念之情,難以自已。爰略述往事,稍抒胸臆。

  內人許鈺桂老師於2021年6月27日凌晨睡夢中往生,明知無常即有常,但無常一旦到來,卻令人無力接受。燈熄人去,平常溫馨舒適的家,頓顯孤單冷清。一顰一笑,觸景傷情。不過老伴走得安詳,未多受苦痛,尚堪告慰。回首往事,雖是尋常事,亦倍感懷念。

  我和老伴於民國63年(1974)初結婚,當時于役軍伍,有大半的時間多在金馬前線,老伴工作及照顧幼子,其辛苦可以想見。唯一的安慰,就是我不論在金門、馬祖前線的每日一信(日前兒子整理房間,才發現他老媽把我寫給她的幾百封信,當作寶貝的珍藏著),當時我就許諾,一輩子守護老伴,永不退轉。退役後,執業律師,妻擔任國小老師,一對兒女聰慧上進,一家和樂融融。慶幸老天眷顧,以為日子永遠都會是這樣。

  不意,天有不測風雲,前些時候,老伴不斷地明示、暗示,往生前一天半夜,還抱著我哭:「她非常愛我!她要回去了,只是放心不下我以後要如何過日子?」人好好的,卻說這種傻話,我還以為她在說夢話,所以就很輕率的回答,要她放心,如她真的走了,二話不說,第二天我就上山去做和尚。唉!多麼愚蠢!多麼無情的我啊!

  內人畢業於台中師院初教系美勞組,那時,教學資源相對缺乏,而學生學習興趣也普遍不高,但內人工作投入,孜孜不倦,熱誠積極,視學生如子弟,故而師生感情極佳。前後轉調過中部4個縣市(南投、彰化、台中縣、台中市),教過的學生,許多都有很好的成就。對他們兒時的老師,仍極為感念,時常前來探望,親愛如昔。一旦永別,深知內人必然想再看看她摯愛的學生,所以我在靈前擲筊請示後告知其中熟識的一、二位。聞知老師捨報,同學奔相走告,前來道別。做為一位一輩子熱愛教育的老師,我也深為內人感到值得和光榮。

  內人往生後,蒙大願法師慈悲開示引導,在49天內每天茹素誦經迴向。當誦讀到《阿彌陀經》迴向文:

  願生西方淨土中

  九品蓮華為父母

  華開見佛悟無生

  不退菩薩為伴侶

  忽然靈光一閃,這不就是在講老伴嗎?

  詩偈的意思是,希望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,以九品蓮花為父母,在蓮花開的時候,得聞佛法,證得果位,從此與菩薩為伴,永不退轉。

  老伴在世時,孝順友愛、好善樂施、敬業樂群、春風化雨,作育英才無數,更是天底下最好的妻子、母親、奶奶……,所以依照經書所載,「上品上生」,當往生淨土。

  老伴於往生翌日及49天內,三度在伊手植盆栽內開出大小形狀如蓮的白菇,以「九品蓮花」示現,告訴我們她已去了一個美好的極樂世界。

  想到老伴是去了一個那麼美好的地方,也感到欣慰感恩,並為老伴祝福!茲以小詩為誌。

其一:

  相知相惜半世紀

  燈熄人去如煙雲

  縱有甘苦誰與共

  千言萬語訴無人

  當時只道尋常事

  過後思量倍有情

  泥上偶然留足跡

  夢想老妻是遠行

其二:

  九品蓮華來示現

  花開花謝都隨緣

  蓮昇上品生淨土

  雲開月明滿大千

  聚散無常是有常

  蓮華有生悟無生

  解得如來真實義

  化作千風永綿連

*      *      *      *      *

  身居鬧市,心在山林。吾妻非常貼心,知我一心嚮往如杜甫築草堂,種竹植樹,結廬枕江,過閒雲野鶴無拘無束的生活,所以特別為我於頂樓闢築園圃,供我勞作。種的地瓜葉,小孫們膩稱「爺爺的菜」,供不應求,最受歡迎。老伴手植多年的「雞蛋花」,更是花繁葉茂,奼紫嫣紅。每逢休假,閉戶蒔花種菜,對坐讀書。和老伴共度的日子就是如此平凡,如此快樂。

  每逢佳節倍思親,無以排遣,乃於中秋節當天,約訪大願法師。

  師父引用這句成語解釋:

  夫妻本是同林鳥

  大限來時各自飛

  意思是,夫妻就像訂了一份服務契約,時間屆滿了,就有一個人先離開,另一人就要重新生活,也要重新打理規劃。師父並未責備我想不開,只是引導我往前看。

  茲以小詩述懐,記下此刻心情:

  別後未多時

  人天隔音訊

  猶憶秉燭夜

  坐談到天明

  盟誓今仍在

  偕老已食言

  多情天亦妒

  明月知我心

  了知不是夢

  千風難追尋

  憶念如夢寐

  到處有芳影

  今日中秋節

  明月照如初

  不見去年人

  何處話相思

  但願人長久

  九品生淨土

*      *      *      *      *

  中午看內人許老師的手機,一年多前的Line,竟在無意中跳了出來。或許是內人要我將這篇短文,再傳予大家分享。

  連日舍弟文發傳來中興新村賞荷的照片,荷花盛開,枝葉蔽空,連陽光縫隙都是一片綠,自是動心,所以昨天一早就偕老妻前往觀賞。到的時候正好是上班、上課前時間,車流不斷,市聲喧囂。但,道路兩側,盛開的荷花,紅白爭豔,美不勝收,就如南宋詩人楊萬里的《詠蓮詩》:「紅白蓮花開共塘,半是濃妝半淡妝。」

  荷花、蓮花都是水生植物,難以分辨。事實上,荷花即蓮花,荷、蓮本屬一家,通稱「蓮花科」。

  但是我們通常對荷、蓮還是有分別的,蓮,指的是「睡蓮」。我原本也是蓮、荷不分,在多年前為油畫作品名稱,經前輩提醒才瞭解的。

  荷花夏季盛開,其特性葉柄花莖挺立,葉緣呈波浪狀,有「荷葉邊」的美稱。最特別的是,雨後、晨露,水濺葉片不濕,滾動如珠,俗稱「蓮花效應」。可惜,我們雖一早就去,但朝陽已出,致未能欣賞到這一珠滾綠盤的美景!

  擅長畫荷的畫家,在東、西方以莫內、張大千最有名。莫內的蓮花池及張大千的潑墨荷花系列,讓人有今夕何夕,出塵之想。曾在台北故宮見張大千潑墨畫荷的錄影,表面上看天馬行空,大而化之,事實上則是正襟危坐,慎重其事,完全超出我們的想像。

  疫情稍緩,心緒仍寂,莫如選擇多動動,少煩惱,自娛娛人耳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