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古色中的華美 〜陳昱蓉的水墨岩彩佛畫

文、攝影◎吳泥    作品提供◎陳昱蓉

  在「胡說草堂文化會館」,牆上除了草堂主人胡九蟬教授的寫意水墨畫外,夫人陳昱蓉女士的佛畫也讓人眼睛為之一亮。細膩的工筆,厚實的敷色重重疊疊,帶有敦煌的古風,卻也蘊含著個人親和朗亮的風華。

岩彩層疊透寶光

  昱蓉女士所畫的佛菩薩,細膩勾勒描線之後,畫出鮮亮水粉的顏容,細看衣服色澤,無論深淺,都是層層疊疊多次敷色而成,厚實有別於大多數水墨畫的淡色渲染。

  她的畫,分類上近於膠彩畫,但又更厚重。色彩堆疊,層次豐富,沉穩的表面透出下層的光澤。由於是用岩石礦物研磨出來的顏料,蘊含著礦石的生命色彩與溫度,根據不同的粗細,折射出不同的寶石光。畫面中也會製造一些斑駁的肌理效果,讓它帶點歷史感的氛圍。有些金銀箔是直接貼上的,有些是烤過,讓它變深、變黑,做不同色調變化。

  她說:「這樣的畫面處理,有如佛教的神祕悠遠而深奧,也暗示了佛菩薩的相好莊嚴,並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完的。」

  昱蓉是廣州人,小時候住在「光孝寺」隔壁,過幾條街再穿過巷子,還有一座「六榕寺」。每當莊嚴的大雄寶殿傳來暮鼓晨鐘之聲,她感到熟悉親切;佛寺的紅牆與菩提樹,是她兒時最愛的地方,在那兒總能感受到心靈的美好和寧靜。她對佛教好奇,很想探索,但是當時沒有學佛的因緣。

  直到讀廣州美術學院附屬中學時,有一年暑假,師生下鄉採風(畫畫、寫生),到了甘肅、甘孜與藏區,一個月的草原生活,不但體驗了不同於南方的自然景色風貌,也親近了一些寺院。看了唐卡、壁畫,啟發了學習的動機,當時的畢業作品便是以唐卡做為題材的創作。到了大學國畫系,又選了壁畫組,更加欣喜可以有更多接觸佛教藝術的機會。大學時代,曾到敦煌與永樂宮臨摹壁畫,並與敦煌研究院的老師切磋交流。就這樣,昱蓉走向佛像繪畫之路。

星光月光憶童年

  考上廣州美術學院附中的同學,多數之前都參加過畫畫班或是在少年宮(中國的一種公共設施,孩子們可以在此進行課外活動,例如補習、運動、美術、音樂)學習,對美術創作的敏感度很高。昱蓉以往所接觸的大多是傳統書畫臨摹等基礎學習,少了創作方面的訓練,她自覺技術、形式各方面不如同學,若要提高水準,更要發奮用功。

  那段努力的時期,日子挺艱辛,課餘幾乎都泡在圖書館閱讀藝術書籍、參考名作,以打開視野。因為從小父親就會帶她去買童書,陪她閱讀,刻苦難熬時,她總會想到慈愛溫暖的父親,帶給她無窮的力量。

  昱蓉是獨生女,小時候父母都要工作,又沒有老人家可以陪她、帶她,所以未滿三歲就入托兒所(這在當時並不容易,需要靠良好關係)。父親是國營單位的職工,母親在石油化工廠上班,工廠位於偏遠的郊區,早上得四、五點起床,趕去搭火車,再搭接駁廠車上班。小昱蓉每日醒來幾乎都看不到媽媽,直到睡前媽媽才回到家,所以上學、放學都由父親接送。

  昱蓉回憶說:「小時候爸爸每天騎著自行車到公園練武術,練完後再送我到托兒所;因為那時我們家及爸爸工作單位在城西,托兒所卻在城東,我通常都是第一個到的。我們每天得先從城西出發,載我到城東上學後,爸爸再騎回城西上班;下班後又先來城東接我,再騎回城西家裡。多少個凜冽的冬天,在回家的路上,星星和月亮都出來了。」

法華三昧妙說法

  昱蓉所畫的佛菩薩像,在色彩造型上,雖以唐卡、敦煌色彩為參考,又都不忘發揮個人明朗華美的風貌。她希望把自己的那份崇敬與佛像的莊嚴,傳達給賞畫的人,讓人對佛菩薩產生尊敬,也帶給人光明、吉祥、信心。

  昱蓉認為:「藝術的表現與欣賞都是直觀的,不像學術研究的繁複與困難。藝術可以讓文化普及,讓人容易親近,所以畫面的親和是很重要的。」

  她的畫,除了佛像莊嚴,又有感於一花一世界而與萬物感通;花卉、動物本具佛性,更是能親近人們的菩薩,所以她會在畫面中加入花木、動物,以增加更多親和力。

  昱蓉一次參加法鼓山「研讀半年的《法華經》」活動,深感佛陀說法的深入淺出、善巧方便,受益匪淺,遂畫了〈法華三昧〉圖。因為一邊讀經典、一邊感受佛陀的慈悲與智慧,此畫也同步進行了半年,抱持誠心和尊敬心的同時,昱蓉也具足了耐性與恆心。

  1999年,「胡說草堂」成立於新竹,致力推動兩岸讀經教育,寓儒、釋、道於藝文。我曾問胡九蟬老師,「九蟬」的寓意是什麼?他答:「永不止息地蛻變!」「胡說」,當然是「胡老師說法囉!」但他開玩笑說:「是胡說八道。」然後昱蓉師母即刻笑著補充說:「是胡說八正道,胡老師說八正道。」哈 !真是一個「正經的玩笑!」

  文化事業不是一天的事業,它需要耐性;它也不是營利的事業,主持者需要有一顆恆持之心。居士辦學更不容易,不像學院、學校,有一定的教育制度、收費與學位,也不像寺院有功德主發願供養。民間辦學,全憑講學者的魅力與推動課程所得到的迴響與回饋。除了在「胡說草堂」,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廣東,胡老師也都有講學。

調心柔軟且韌性

  做為師母,昱蓉平日得協助胡老師打理書院的諸多事務,包括課前課後的準備工作、上課的攝影錄像、環境的維護等等,還要兼顧家中兩個孩子的照料,極為忙碌。但她總是忙而有序,得空還能和胡老師來幾曲漢詩吟唱,互相應和,其樂融融。

  昱蓉學佛以「觀音法門」為主,平日修持《普門品》;另外,較有因緣的一部經是《金剛經》,常常誦持並印此經與人廣結善緣。她認為:「學佛不必貪求多與廣,應先把內心降伏下來,讓心柔軟又具韌性,不但日常能安定穩當,創作遇到瓶頸時,也能深信冥冥之中會有佛菩薩的點引。」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