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隨感兩則

文◎蔡日新

布施當隨緣

  人情交往應當是雙向的,如果單向的給與就不能算是人情,準確地說是救濟。救濟別人在佛典上稱作布施,即以慈悲心而施福利與人,它是皈心佛教者所應奉行的六種修為之一。既然是布施,就應當隨緣施與,而不應當擇親疏,凡遇到需要幫助的人便可無私贈與,且須忘卻施者、受者與所施之物,這叫三輪體空。

  而在人情上卻往往做不到,人們尋常總是選擇困難的親友施與,卻忽視了陌路上諸多需要救助者。如某公常向一貧困親戚布施,幾十年如一日,隨著日子一長,其親戚認為某公之布施是其義務,如果不定期施與便生嗔忿。漸而發展至要求某公救援其子女,不斷擴大救助訴求,造成省己救人的某公手頭拮据,因生懈怠。誰知這一懈怠剛起,就招致對方淩辱,遂使好心接濟親友之親情變味,由是親中招怨,最終由親轉疏。假使某公一開始就保持禮尚往來的規矩,人情歸人情,借貸歸借貸,也就不會助長對方貪心,招致自家受累了。

  相反,邂逅陌路,卻有某些必須救助者,只是人們受與生俱來的親疏觀左右而吝嗇施與罷了。假如大家明瞭布施的要義,「落地皆兄弟,何必骨肉親」,遇到需要布施者便隨緣施與,布施完畢則忘記此情節,由是則三輪清淨,乃有布施之受用。這樣做既修為了布施,又可防止恩中招怨、親緣轉疏等弊端,乃是真正的布施。

把握當下,忘卻過去

  人生存世,其五蘊色身莫過一幻住庵,當五蘊和合者尚存,此色身便在,而隨著四大解體,五蘊壞空,此幻住庵則隨之消滅。因此,人生在世必須珍惜當下,不要錯過當下造成無窮的悔恨;同理,當下已過,即便再值得追憶的人或事姑且忘卻,此乃人生之正道。

  大凡是人總有一種難以忘懷的情結,當最親或最愛者大去,總要保留其遺像或遺物作紀念,不時地拿出來看看以眷戀往昔的光景。可又有誰知道這些遺像或遺物一旦脫離了活生生的主人,便失去了其生命,即便後死者對景生情也只是枉然,除了自我摧殘之外不會有任何益處。哪怕是已逝者切膚的毛髮或者火化後的骨灰,也是隨逝者而失去了生命,苦苦執著無論對於生者或對於逝者均無益處。魯迅筆下的祥林嫂在兒子被狼叼走之後一直苦苦念叨「阿毛」,直至身形消瘦、神情呆滯,最終死在痛苦的追憶之中。其實,我們對待親友的相處之道,只要把握好當下,做到無怨無悔便足矣,至於事後或身後則大可不必計較。

  《後漢書》載孟敏(字叔達)曾去集市買甑,在歸途甑不慎墮地粉碎,此時孟叔達頭也不回繼續朝前走,郭林宗見而異之,遂問之曰:「甑破可惜,何以不顧?」而孟敏的回答是:「甑既已破,視之無益。」因得到郭林宗的賞識,遂勸他讀書遊學,不出十年,孟敏便著名於士林。從孟敏的墮甑不顧足以見出其豁達胸襟,不糾結於已逝的事物,而要在不錯過當下的人或事。

  世間所有人身均只是幻住庵,當此庵住世時則應盡其世誼,若此庵壞空,則當如孟叔達那樣去而不顧。因此,人去則念想隨去,何須執著遺像與遺物,更不必在意當初不慎所留遺憾,應當將之隨付東流,一併放下。因為,對於執著情感的人來說,幻住庵先壞者乃有福,後壞者則將背負對逝者的無盡哀思,這於人於情實在有欠公允。為此,老夫奉勸朋友把握好當下,忘卻已逝,持此態度待人處事,庶合中道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