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浴火鳳凰

文、圖◎連寶猜

  幾年前,正在搬運陶器的二兒子,偶然發現院子內及肩臂高的鵝掌樹叢中有一個鳥巢,成員是一對夫妻和四隻剛出生僅有稀疏絨毛的幼鳥,鳥父母每天盡心盡力地咬蟲蟲來餵給鳥寶寶們吃,雛鳥伸長脖子、嘴巴張開等著父母的餵食,好一幅天倫圖。

  家中有鳥來儀,成為親友、學員們關愛好奇的目標;觸及寫詩的友人的靈感,寫出無數探究鳥兒的詩篇;專業攝影的友人,爬上大門上的水泥平台,用望遠鏡頭拍攝鳥家庭的動態,成為小孫女、孫子們學習鳥兒育養幼兒的活教材。家門外幾棵參天大樹,不時傳來鳥兒愉悅的歡呼,和遠處鴿子低柔的吟哦,譜成歡樂的協奏曲,吟頌著新生命的到來。

  家中熱鬧非凡,大家小心翼翼地偷偷窺探,怕打擾鳥兒的作息,卻又萬分關愛這家新鄰居,瞧著鳥爸、鳥媽不停地穿梭,出入天際和鳥巢之間,人聲、笑聲、鳥叫聲不絕於耳,處處洋溢著幸福的滋味。

  北台灣夏日午後經常下起又急又猛的大雷雨,瞧著烏雲密布的天候,憂心忡忡的我急忙拿著雨傘和繩子,試圖將傘固定在椏枝上面,以防鳥兒淋濕,怕薄弱的鳥巢被沖垮。豈料,鳥父母誤解了,以為我要侵犯幼鳥,立刻發動猛烈的攻擊,我雙手護著臉,但兩隻手臂都掛彩,匆匆將傘歪斜地插在椏枝中,盡點棉薄之力…。

  「阿媽!五樓頂有老鷹……」

  「阿媽!大門頂有野貓……」

  「阿媽!一群老鼠奔過來……」

  「阿媽!又來三隻野貓……」

  小孫女敏感地示警,我有不祥的預感,很想將鳥巢搬到室內,無奈無法與鳥父母溝通,心中雖焦急,也只能是個無力的垂翼天使!

  焦慮的我變得神經質,只要有風吹草動,立即衝到鳥巢邊,從白天到夜晚,不停地巡邏,唯恐有所閃失。面對我這常常出現的打擾者,鳥父母張開眼睛警戒的瞪著我,歪著頭表示疑惑,雞同鴨講,無語問蒼天。

  一天清晨,全家外出參加親戚喪禮歸來,發現一隻長出幾根嫩毛的幼鳥摔死在地下室的天井之中,身上爬滿螞蟻,鳥巢歪斜地掛在樹叢,像經過一番打鬥,盡是鳥去巢毀的破敗。

  爾後幾天,鳥父母停在門前電線上,落寞地叫著,音調悲悽,伴著我們家人和親友哀愁的心。

  小孫們常看Discovery電視頻道,對動物、鳥類天敵侵犯、物競天擇的現象並不陌生,似乎能接受這殘酷的事實,但,純真的心靈應是受到了無情的衝擊,很長的時間,眼眸中有著一抹哀傷與心疼之色。傷心的我反覆思考,只能教導孫兒們人生無常,珍愛當下,無論多少苦難,仍然要奮發向上,做個浴火鳳凰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