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乘文集











般若園地

行深般若〜吳權展白描佛像的創作行旅

原作圖片提供/吳權展  文、攝影/靖宇

  「身處娑婆世界,有太多經驗在記憶前就倏忽消逝,殘存的吉光片羽交織成內在現實,一步一踏,帶著印記繼續前行的旅途。」吳權展在「行深般若」個展上的題詞,像極了他的人生。在這行文字旁的牆上,他還親自手繪天花、僧鞋,為這次的展出留下人間的印記。

自問,創作是什麼?

  畫家吳權展小時候生活在宮廟文化濃厚的北高雄左營,神明廟會、出巡遶境、建醮、問事、祈福化煞、酬神戲,都是生活的日常。他經常穿梭各廟宇之間,神明慈悲相貌姿態,明亮豐富彩繪,深深吸引著他;他不只是看,很小的時候就拿起畫筆畫觀世音菩薩及各路神明。

  他喜歡陣頭的熱鬧,愛聽佛教的梵唄,喜聞浴佛節香湯的味道,音樂與繪畫都是他的最愛。自小就學小提琴及二胡等樂器,高中時囿於音樂課的補習費太高,重新轉到繪畫,在鼓山高中美術班就讀,從零開始打下繪畫的基礎,常常畫到深夜。接著又進入台南大學美術系,接受系統的學院式美術訓練,不斷地練習、臨摹及創作,在素描、水彩、國畫上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多年的努力有了成果,他的作品獲得台南美展首獎、101年全國美術展水墨類銀牌獎。每一次得獎後,他總是審視自己的作品及未來要走的路,問自己:「創作是什麼?」

  2012年,他在佛光山南屏別院佛光緣美術館看到林季峰的佛畫展,畫作不只是好看,更有強大的感染力,他被「華嚴三聖像」的畫作深深震撼,在畫作前佇立良久:「畫作就應該是如此讓人感動。」

  2016年,佛光山佛陀紀念館「以法相會—寶寧寺、毗盧寺明、清代水陸畫」的展出,來自大陸山西寶寧寺的水陸畫,畫作深沉莊嚴,生動細膩,讓他大開眼界。他說,古代皇家畫師特別調製的顏料,更能展現佛像的莊嚴,對現代畫家而言,也是一種挑戰。

在大師作品中,參詳本來面目

  兩次的看展經驗,讓他確定了走專業畫家這一條路,家人、親友都非常的關心和擔心,希望他不要這麼辛苦。親友的關心雖出於善意,多了仍會造成無法輕忽的壓力,有時會壓得人喘不過氣來;於是,他試著從《心經》所體會到的大悲心、同理心,將親友們的關心,由壓力轉變為助力,也將過往所有的失敗、挫折、壓力都化成養分。創作上,他嘗試從美術史中找答案,透過大量閱讀繪畫史並觀摩古畫,試圖從傳統中爬梳出自己的創作理路。

  從觀念理解到下筆,再到心手相應,有一段相當大的距離,吳權展著實經歷了一番苦練才得以穿越創作上的障礙。他費盡心力完成的第一張白描觀音,畫完後完全無法感動,於是他接著畫第二、第三、第四、第五張⋯⋯,然而,技法似有精進,卻又過於匠氣。於是,他不再急於動筆,轉而觀摩傳統人物的「十八描」、唐朝吳道子、北宋李公麟、明代丁雲鵬⋯⋯等名家作品。吳權展到中國大陸旅行時,也會刻意觀看前人的佛像創作,揣摩畫師作畫時的心思,然後靜下心來,勤勤懇懇地好好畫一幅畫;他強調,此時直觀的感受最強,最能傳達他所想要的表現。

全然接受苦難,神態最放鬆

  他放慢腳步來體會作畫,甄試進入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研究所國畫組後,在林昌德教授的指導下,又經過長達五年三個月的學習歷程。他偏好傳統佛像6.5頭身的比例,採東方臉型,並用東方線條來白描觀音。作畫的同時,他的音樂之路並未中斷,繼續參與協助傳統歌仔戲的二胡伴奏,演出者對於藝術專注認真付出的態度,也令他深受感動;他浸潤在文武場中的身形、服裝、舞台燈光、色彩,得以汲取傳統戲曲的養分,經由畫筆注入作品之中。

  為了研究及創作,吳權展以佛教圖像學的文獻為主軸,輔以佛教原典及宗教藝術作品,從諸佛菩薩的中國化、台灣本土化,到菩薩、羅漢的圖像象徵,經由大量文獻的爬梳而有了深刻感受。他說,中國各個朝代的佛像各有特色,魏晉南北朝就很特別,那不是太平盛世,而是連年戰亂,百姓苦不堪言的年代,但是留下來的佛像,卻也最動人,菩薩的神態全然放鬆,因為人心苦,苦到了極點,面對無常,便如實如常的全然接受,而那一代的藝師便如是將此心情融入了作品中。吳權展強調,自己在創作時,也同樣如此,被事相困住時,默默體會佛菩薩的廣大心量,若能如菩薩般地包容萬物,能量就愈發強大。

下筆,就像尋找生命實相的過程

  創作時,吳權展希望保持在一如禪坐的狀態下進行,每個當下的平靜或躁動,了了分明,靜下心來,化為專注力,聚集在筆鋒上,一切感官協同配合,全然覺知筆鋒任運於宣紙上的整個歷程,謹慎調整指尖的力道,保持深沉規律的呼吸,墨線堅定地釋出且平穩延續,就像尋找生命實相的過程,全然安住於當下。對他而言,作畫如同生活,境界來了,從容面對處理,也因此讓他更有信心繼續佛繪創作,不再卡在風格及任何事相上的困擾。

  吳權展「行深般若」展出現場,十幅作品,工筆細緻,用放大鏡細觀,細膩的線條,既絲絲分明又富含變化,令人驚歎。關於此,謙虛的他,只淡淡表示,這是應有的基本功罷了!

創作,既是生活也是修行

  展出畫作中,常可看到「人身難得」的閒章(閒章,指鐫刻姓名、齋室、職官、藏書印等以外的印章),是他委請名家及學弟篆刻而成,既在警醒自己,也能提醒觀畫人。

  展出說明牆上,有他手繪的天花,是為了讚歎諸佛出現於世;牆角高處畫了一隻僧鞋,則是期勉自己不可停止努力前行的腳步。壁上的手繪天花、僧鞋及展出說明,在展覽結束後,都將隨著復原場地而永遠消失,也是一種「無常」的示現。吳權展清楚明白這個生滅無常,但他手中的筆不會停止,期望為這個時代留下最好的佛畫,對他而言,創作,既是生活,也是修行,當以勤勤懇懇的態度,行深般若波羅蜜。


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-7號  電話:049-2896352  傳真:049-2898193
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-12號  電話:049-2932588  傳真:049-2931252